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黑巫师的故事

-黑巫师利威尔被埃尔文逼问他和他前男友的故事【不

-英雄之死前传【链接走英雄之死

-这一系列总写的有点痛痛又甜甜 想要挠一挠的感觉【?


黑巫师曾有个爱人。

他的爱人有着金发碧眼,沉默时带着黑夜的忧郁,笑起来又如同阳光般灿烂,是个令人忘不了的美人。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一个雨天,那男人和他一同挤在窄窄的屋檐下。两个陌生人,空气潮湿又阴冷,他对利威尔笑着说,真是个糟糕的天气。温柔的眼却像在说,和你在一起也并不是那么糟。

利威尔不应该这样做,但那时候他还年轻,带着学成魔法的自负和迫不及待要施展的心情。他想要和眼前的人搭话,延续这份相识,让彼此之间发生些什么。可惜利威尔不善言辞,于是他对着两人间的砖块施了些小法术,让那石头开出花来。

“喔!”他的爱人发出惊叹,利威尔离地太近了,对方的蓝眼睛里全是自己的影子。

人总有一些缺点,不像巫师。巫师在进行魔法学习前需要被严格的审核,他们将开放自己的心神,让评判员仔细地审查,排除可能的危机,才被决定有没有资格进行学习。巫师看重自己的血派,更看重血脉中代代相传的善与希望。如果他们像普通的人类一样贪婪、心胸狭隘、充满暴力,他们的能力将引导族群走向毁灭。

利威尔的爱人也有一些人性的缺点,但他毕竟是人类。

作为一个巫师,利威尔学会包容人类的缺陷,他对爱人坦诚,用魔法取悦和满足那个男人。他的花,他创造出的色彩,却让那个男人变得更贪婪。他擅自挪动利威尔的用具,翻看利威尔锁进柜子里的书。

先前的索取利威尔都尽可能满足,直到他说要预言的石头,要自我分裂的黄金,要永生的神药。

利威尔拒绝了。

但那是他的爱人,利威尔在对方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三天三夜后敲开了房门。他的爱人因为饥饿而变得虚弱,眼神因为渴求而变得更加狂躁。利威尔妥协了,那三样神物不行,但利威尔愿意为他带来焕发霞光的珍珠,那是人鱼的眼泪,承载了爱的箴言。

人鱼是善良却又凶残的种族,他们愿意把珍珠无私地献给真爱,但如果他们发现对方的爱意搀杂了私心,必会让对方生不如死。他们本是善良,却被一次又一次的背叛炼出了獠牙利爪。那珍珠可以被坦诚相待真心喜欢的爱侣们取走,人鱼只收取一份古老的法术,和施展法术所需要的魔力。利威尔看过那冗长的咒文,那不是一份带着祝福的演讲稿,那是一份诅咒。

要承受这种诅咒,皮肤无时无刻都在灼烧,关节会因为任何活动而钝痛,尝不出食物的味道,也会失去嗅觉,心像被一万根箭刺穿。

人鱼诅咒任何不忠的行为,诅咒失去热情的爱,更诅咒单方面奉献无果的恋情。要缓解这种疼痛,只有爱人的抚慰和亲吻。

利威尔虚弱的爱人躺在床上,喝着利威尔熬出的热汤,他的金发失去了光泽,蓝眼睛憔悴地深陷进去,对利威尔说。“去吧,我的爱人。放心吧,我对你是全心全意的喜欢。”

没有巫师会去做这件事情,明智如他们,知道真心相爱的人不愿让对方承受这样的痛苦。但利威尔站在人鱼的深潭边,动用了复杂的魔法,他看着焕发光彩的珍珠慢慢靠近自己,感受带着热力的魔力离他而去,冰冷的气息注入自己的身体。他的爱人是人类,这可能不太一样。人类给他带来的爱与快乐,令他觉得自己有勇气去承受这样的诅咒,更何况,他还有爱人的吻。

利威尔带回了珍珠在他爱人的床头。法力消耗过度,饱受疼痛的折磨,利威尔脸色惨白,全身发着抖。

他的爱人犹豫了,但还是亲吻了他。那不是爱,那只是怜悯。

他中了那该死的诅咒。利威尔的皮肤无时无刻都在灼烧,利威尔的关节会因为任何活动而钝痛,利威尔再也尝不出食物的味道,也会失去嗅觉,他的心像被一万根箭刺穿。

黑巫师曾有个爱人,那只是他以为他有个爱人。

----------------------------------------------------------------

人鱼的诅咒令他永生,令他堕落,令他无时无刻经受疼痛和仇恨。

直到他看到了埃尔文,那样的金发碧眼,让利威尔想起自己曾经的爱人,他迫不及待要杀死对方。杀死还不够令自己解恨,他又把埃尔文的灵魂聚合起来,变成和自己一样受诅咒的存在。埃尔文被禁锢在一块小小的银盘上,沿着上面繁复的花纹疏通血肉。当他终于恢复一丝气力变成人形看向利威尔时,他笑起来如阳光般灿烂。他对黑巫师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谢谢。”

黑巫师想要对埃尔文说对不起,他的道歉还没出口就被舌尖上的一个吻强压回去。埃尔文低头吻他,用宽厚的手掌抚摸着他的腰。他们在一辆火车上,前往埃尔文规划好的下一个目的地,在故事开始时还是面对面地坐着,但埃尔文在故事讲到一半时挪到利威尔的身边。埃尔文的金发抵在他的脸颊上,鼻梁顶在他的脖颈上摩挲。他们靠的太近了,近地随时都能给对方无数个吻,利威尔低头看埃尔文的眼,蓝眼睛里全是自己的影子。

“不要把我当他的替代品。”埃尔文担忧地看着利威尔,手指紧张地嵌在利威尔的指缝间,十指紧扣地交握着。

“不会的,”利威尔吻下去,让那双迷人的蓝眼睛因为沉醉而轻轻闭上,“我爱的只是你。”

黑巫师觉得没有那么疼了。

END

评论(3)
热度(63)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