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容颜

-原著向,大家都想要夸奖利利持续三季的美颜!

-本意不是想写这个···但是打着大纲就跑偏了



“看他呀,长的真漂亮。”

埃尔文一开始没有注意到女人们说的是利威尔。

酒会里面的他们显得格格不入,但是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状态。华服轻裳的环绕中,只有他们还穿着调查兵团的衣服。他们是来谈条件的,自然要带着谈条件的态度。有的人被这一身衣服吸引来,有的人看到这一身就扭头离开,埃尔文从人员位置的变换中看清他们的态度。自己却带上了那种对每个人都同样友好的笑容,向着拥挤的人群走去。和每一个人打招呼,谈论旧的朋友,认识新的人,今天来的人很多,他有信心为调查兵团规划出一个相对乐观的未来。

直到埃尔文自信满满地从对话中抽出身来,他的注意力才绕过人群华丽的衣着,在墙边发现被三位夫人围着的利威尔。

她们都是端庄有礼的女性,来自良好教育的家庭,埃尔文不担心她们会为难利威尔。但是利威尔甚至没来得及拿上一杯掩饰情绪的酒,只端正地站着,像一个正在被检阅的士兵。他的表情平淡,在侧耳倾听她们的话后,显出了疑惑的表情。

埃尔文看到他轻轻摇头,口型是不知道。夫人们则在对视后发出轻笑,再次询问他更多的细节。

直到他走的足够近了,才听到音乐声掩盖下夫人们的话。

“你的皮肤真白,也没有皱纹。你长的真漂亮。”

利威尔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夸奖,在埃尔文走近的时候露出求助的眼神。

“士兵被这么夸奖不知道该不该高兴,毕竟巨人分不清人类怎么才算漂亮,他们不会因为这个怜悯你。”埃尔文露出微笑,温和地向夫人们行吻手礼。“利威尔士兵长更加迷人的是他训练时的动作,有机会请一定来兵团参观。”

利威尔从没有这样被当面称赞过,他的不言苟笑和对训练严格的态度令士兵们不敢私下亲近他。但是这不影响利威尔的脸,而埃尔文当然知道,他长的有多么漂亮。

他们在回去的马车上互相依靠着入睡,埃尔文的手臂沉甸甸地搭在利威尔的肩头。利威尔被他揽入怀中,偏头倚靠在埃尔文的胸口。他们解开了两个皮带组的暗扣,让原本紧绷的身体稍微放松一点。但是马车上不消停的颠簸和两个人侧弯在一起的脊椎注定这不是一个合适入睡的好姿势。

他的气息呼在利威尔的额前,但利威尔总是闭目养神不抱怨什么。于是埃尔文就这样看着利威尔的脸。常年在地下街不见阳光的生活令他有着令人羡慕的苍白皮肤,下面隐约可见暗青色的静脉血管。利威尔很少有激动的表情,只有在局势极其严峻或者极度气愤的时候才会皱紧眉头。但也只是皱紧眉头而已,危机接触后,除了深深的黑眼圈。利威尔的脸上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皱纹。

比起脸上的皱纹,他们每一场出征都会让利威尔的心狠狠皱缩在一起。士兵们或许死了,或许幸运的活下来,那些生死未卜的消息折磨着他,迷雾中的未知鞭笞着他。就算后面找回了失踪的人,战士们失去手臂失去腿勉强存活下来。埃尔文把那颗心脏安抚下来,上面已经布满每一次皱缩枯萎的印痕,如同一张被揉碎的纸。

埃尔文知道,在利威尔的眉心间。有一道小小的,像刻痕一样的皱纹。

埃尔文喜欢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在晃动的马车中低头吻上那个几乎看不出来的细小痕迹。利威尔感受到额头上的亲吻,于是把原本放松的身体更加放松一分,把脸向着埃尔文的怀里更深地埋进去。

没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入睡,于是埃尔文抬起利威尔的下巴,在唇上任性地索要一个吻。他习惯垂眼看着利威尔的表情。他喜欢看利威尔的睫毛颤抖,呼吸加快。利威尔在埃尔文舌尖探入唇间时手臂下意识地做出防卫的动作,又在按上他胸口的时候松懈了力度。

他们松开彼此,偶尔利威尔会在不清醒的时候忘了合上刚刚使用过的唇。埃尔文看到里面没来的及收回去的艳红的舌尖。于是他俯身,向利威尔再索要一份亲吻。

在亲吻变得激烈的时候,那块眉间的皱纹便显露出来。那一小道细微的痕迹,是利威尔允许他更进一步的暗示。他知道利威尔什么时候会露出这种表情,那会持续很久,在利威尔侧头看他的时候,在用眼神催促他的时候,在把腿慢慢分开的时候。

那是埃尔文在进入利威尔时,他习惯性露出的表情。利威尔努力压抑了声音,但是顾不上掩饰自己那样沉迷于此的热情。可能会有点鼓胀的疼痛,但更多的愉快伴随着湿润的热度灌入更加湿润炽热的内部。于是利威尔闭上眼睛,眉间的皱纹不会因此而松懈,但他深深吸气,并且感到满足。这样的满足就像是苦难世界里的一颗糖,他吃的甜,越会想到睁眼后的苦。于是利威尔皱眉压下现实里复杂的情绪,只感受这一刻的快乐。

他只与埃尔文分享这种快乐。

埃尔文观察利威尔的睡脸。他已经恢复了平时那种平淡的表情,那截浅浅的皱纹印在眉间,随着他渐渐放轻的呼吸变淡不见。

那些皱纹留下的印痕,会在利威尔下一次做出这样的表情时反复加深。埃尔文记得利威尔脸上的纹路,在他失去手臂,血淋淋地被带回来的时候。利威尔把全部人关在单薄的木门后,他对埃尔文做出那种承受着巨大痛苦的表情。埃尔文伸出自己剩下那只完好的手臂迎接他,在对方走近时看清了利威尔眉间加重拧动痕迹,那里多了三四道细小的皱纹。

他没有问这是不是强忍泪水的表情,他只顾着把爱人揽入怀中,轻轻抚摸着他的背。努力抚平利威尔那一颗已经被揉皱成一粒沙砾般细碎又僵硬的心。

那些脸上曾经浮现的细纹现在因为利威尔表情的平复已经没了痕迹,埃尔文现在很难想象利威尔会怎样老去。他正处于风华正茂的年龄,精力旺盛,带着血气,带着充沛的爱意。

埃尔文不知道利威尔衰老之后是否还依旧美丽,但知道自己依旧会爱他。

他在利威尔的眉心印下亲吻。

END

评论(15)
热度(190)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