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第二世-4

-算是终于过了两人之间的第一道关卡 泼洒玻璃糖

-还是没写到我想要写的那个梗【【【然而我先休一段时间后天就回美国了【愁

前篇:【第二世-1】【第二世-2】【第二世-3】


这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娱乐,这里只是一片空白的空间,角落整齐放了外壳柔软但有一定重量的训练器械。还有洗漱的小房间,埃尔文的所有代谢都需要记录在案,用于观测生理指标。这里也没有剃须刀,除了体表细微的体毛,额外的毛囊植入技术比较耗费精力,因此暂时只用在了头发和眉毛上。所有的用具都是圆滑的曲线,避免意外伤害。埃尔文醒的很早,他可以坐在床上调取本周的训练安排,提前准备一下利威尔可能会问的问题。埃尔文偶尔会花费些时间回想昨晚做过的梦,梦境是脑内信号传递的标志,他们想要通过梦境作为指标观测埃尔文的心理状态。他感觉到自己做过梦,白色的图纸上也有脑电波的记录,但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室内维持恒温,埃尔文没有在房间里穿太厚的衣服。他在某一天早晨陷入无法回想起梦境的无力感中,直到房间内的光度自动调高,他没有听到有人走进来的声音,但手臂上的花纹亮了起来。那道光如此明亮,隔着衣物,隔着他微微闭上的眼皮,照亮了埃尔文的情绪。

利威尔的手贴上他的肩膀,沿着他完整的手臂下滑,最终停留在他的手上。埃尔文被心中无法言说的期待笼罩着,他依旧闭着眼睛,稳定着自己的呼吸,感受着利威尔轻轻握上自己的手。

接着他睁开眼,看到利威尔眼里的爱意转瞬即逝。

埃尔文问他,“为什么?”这是利威尔第一次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实验室根据每位重生者的兴趣和精力设定学习的时间和内容,埃尔文的知识正处于对数增长期。他对事物的理解随着重新唤起记忆里面的碎片而变得越来越容易。脑部神经在大量背景知识的基础下不断延伸联通起来,会在某一瞬间唤醒新一区的内容。利威尔需要解释的东西越来越少,他们学习的进度远远快于原本时间表上的设置。

但知识远远不足于支撑一个人去融入社会,利威尔严厉地指导他的礼仪。这边世界对礼仪的要求不高,只要保持基本语言上的礼貌和安全的距离就可以。但利威尔还沿用墙内老派那一套,把埃尔文曾经交给他的社交礼节重新用在他们的课程上。如果埃尔文有一天要回去,重新面对王都和几乎溃散的兵团系统。利威尔不求他可以做到游刃有余,但至少保证基础礼仪。社交不是知识导向而是经验导向,如果埃尔文不能理解对方语言背后的意思,不能读懂其他人的表情,就还没做好重新回到社会的准备。

太难了,埃尔文无法读懂利威尔眼里的意思,利威尔也无法用语言描述出自己波动的情绪。

埃尔文无法控制自己心底想要靠近及触碰对方的感情,而利威尔则反复不断地,冷静的拒绝他。埃尔文无法读懂这种拒绝,更加无法了解,利威尔对自己的凝视,以及自己回望时那种突兀错开的目光。

有时候别人的分析会干扰自己的思绪,于是埃尔文要求了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他在利威尔再次踏入房间时发问,什么是爱。

抽象的话题总是很难解释,但他们的平板上有解释的词条,有关于爱的阅读,有视频或者音乐描述的爱意。他们对爱的定义非常宽泛,可以是亲情,可以是友情,还有爱情。

他问利威尔,他们之间是否存在爱。

两人手上的辉光微弱的亮起,在利威尔靠近他的时候变得更加明亮。利威尔无法给他们现在的关系细分归类,埃尔文从他的眼里读懂了一丝犹豫。但利威尔肯定地回答,这必定是爱。

埃尔文不理解利威尔眼里转瞬即逝的光芒,但他垂下眼,不再追问这件事情。

他们说重生者对事物的理解并不成熟,需要极大的耐心,需要像对孩子一样不厌其烦地反复,并且悉心引导。利威尔反思自己协助教育的过程,埃尔文的进步太快,他无法像对一个幼稚的孩童那样对待他。或许这样直接平等的沟通有点太过急躁,利威尔感受到埃尔文忽然冷静下来的处事方式,觉得隐隐的不安。

埃尔文的学习进度过于快了,他似乎已经放下了对利威尔的依恋,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尊称利威尔为他的导师及最好的朋友。他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学习上,不再问利威尔第二天会不会来,梦境记录本里出现更多与他人交互的行为。埃尔文的毅力一如先前的自己,他服从其他训练员的指示,加强体能锻炼。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但他开始体现出自己的审美,追求更低的体脂率,愿意每日从肌肉纤维撕裂的酸痛中醒来,再开始新一天的训练。利威尔不能用对调查兵团士兵的训练模式去训练他,因此他们指派了其他的训练员。在训练室玻璃的另一端,利威尔看着埃尔文的肌肉因为用力而膨胀,看着他的汗水流淌,和那些体表下充血发红的毛细血管。埃尔文偶尔会在休息的间隙抬起头来,对利威尔露出笑容。埃尔文的体格向着前一世的自己不断接近,利威尔抬手捂住自己微微发红的下半张脸,眼神却无法从埃尔文身体上挪开。

在做了长期的心理辅导和测评之后,他们在埃尔文的皮肤下植入了定位信号,告诉利威尔,埃尔文已经足够好,可以试着带他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利威尔需要一点时间考虑他们的归宿,墙内已经没有调查兵团,王都也已经支离破碎。现在的埃尔文太过于单纯,太过于温和,太过于体贴,太过于顺服自己。他带着初出茅庐跃跃欲试的好奇,问利威尔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我不想你活成他的样子。”利威尔的眼色暗淡下去,他会想起埃尔文临死前的场景。埃尔文对真相充满热情,但努力追寻真理时却又在势力纷争和死亡中化为泡影。但埃尔文的那些优势可能留在他的遗传信息里,可以为这一世提供参考,于是利威尔详细地描述以前埃尔文的学习能力,语言组织能力,那种超于常人的毅力,他的统筹,作为领袖的魅力。利威尔把属于两人的爱意深深地隐瞒在心底,他的眼神看向现在的埃尔文,只剩下难以掩饰的失落。

“但你不是他,你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看到了重生者的嘴巴张开几乎要脱口而出反驳的话,但他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只对利威尔露出了一个疏离的笑容,那种在商人,或者舞会上他看到过无数次的礼貌笑容。埃尔文用一句谢谢结束了这个话题。

埃尔文属于墙内世界,但利威尔给不出合适的职务。于是技术人员参考埃尔文的各项身体数据,结合他自己的爱好,输入电脑后做成量表,得出最优选项,埃尔文合适文书类别的工作。他决定跟随利威尔回到墙内,修订墙内的历史。

那段历史黑暗又迂腐,但不代表没有记录的价值。

他们各怀心事,回到那栋埃尔文曾背着利威尔买下的小房子里,隔着一片薄薄的墙辗转难眠。

但埃尔文很快就被他的新工作吸引过去,女王授权的资料一马车一马车地运送过来。埃尔文总会因为工作而忘记休息,和那个原本的自己一摸一样。利威尔依然是他可靠的副手,陪着他四处寻找资料,找合适的人询问细节。以及在困倦的午后泡上一壶红茶,送到埃尔文的工作台旁。

他没有抬头,只轻声说了谢谢。利威尔看向一旁埃尔文已经翻阅过的材料,把他们重新堆叠整齐,接着听到埃尔文在他的身后低声说,“这个味道和早上的不同。“

是红茶,利威尔有数不清的红茶。倾慕者送的,自己偶尔看到买的,还有埃尔文曾经为他准备的,各种口味的红茶。有的红茶里添加了柠檬油,有的添加了特别的香料,有的只是用了不同的制作工艺。韩吉曾说过这一种奢侈的爱好里面的细微差别,也就只有埃尔文和利威尔可以区分的出来。

利威尔是因为真的喜欢红茶,而埃尔文是因为真的喜欢他。

于是他猛地回头看向桌子旁的埃尔文,对方已经放下茶杯站起身向自己走来。利威尔眼里满溢着憧憬和爱意,在看向埃尔文的瞬间,再次消失殆尽。

他的眼神令埃尔文忽然愣了一下,手上的辉光闪烁。利威尔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大力按上了身后的书架,他看到埃尔文眼里的愤怒和忧伤。接着是生疏地抵上嘴唇的亲吻。

“利威尔,不要拒绝我。“埃尔文搂紧他,呢喃着这个名字,前面音节短促,再在尾音上慢慢收拢,和原本的埃尔文一样的发音习惯,”你让我重新回来,难道不是为了爱你吗。“

埃尔文身体在颤抖,利威尔犹豫着抬手回应了他的拥抱。他们从大力的拥抱中挣脱出轻微的距离,埃尔文的鼻尖从他的耳廓刮蹭过去,沿着脸颊回到他的眼前。利威尔终于鼓起勇气去面对那一双蓝眼睛,接下他递过来的轻吻,用舌尖引导对方更加大胆地探索自己。埃尔文的睫毛扫在利威尔的眼皮上,他的体温,他的呼吸,都是利威尔梦寐以求的。

他怎么能拒绝埃尔文。

TBC


评论(16)
热度(65)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