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第二世-3

-利威尔这工作看起来是全年无休而且一干好几年····

-现在可以揭晓后面的剧情大概是,无论第几世,他们都会再次爱上彼此【然而我还没写到我想要写的梗【【【顺便一说是个很黄的梗【【【【

前篇:【第二世-1】【第二世-2】



利威尔是一个合格的士兵和实验员,他们长期的训练起到了作用。他没有在埃尔文面前失态,在冷静的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后,把他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其他人的身上。

借助其他人的掩护,一个人安静走出探视室,利威尔用冷水给自己洗了个脸。他感到极度的失望,同时甚至还有一丝愤怒,但重生计划已经展开。他接受过完整的心理测试和抗压选拔才得以让埃尔文回到他的身边,这里还需要他继续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让他深陷在自己的情绪之中。

探视结束之后,埃尔文可以短暂的休息,他需要把其他人的样貌和名字匹配起来,搜索脑海中与他们有关的回忆。再继续他们的训练和测试。

利威尔回到房间时,这里已经清场完毕。现在的埃尔文可以与人进行直接接触,虽然实验室内过滤了室内的空气,但人们身上的微生物已经入侵到这个空间里。他们需要不断少量的引入一些外部刺激,促进埃尔文体内微生物群落的生长,提高他的免疫力。利威尔也不需要再穿上那件件麻烦的隔离服,他们鼓励简单的肢体接触,比如握手,或者击掌,帮助埃尔文学会控制力度。

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利威尔在这片空间里无处可逃。埃尔文在他打开门的时候挺直背部坐在床上,他的目光更加不加掩饰地追随着利威尔。

这不是一种凝视,而是一种欣赏,或是一种锁定。像是在吧台上见到一个梦寐以求的人,在拍卖会上一见钟情的珍宝,那种震撼,沉迷,又跃跃欲试的感情。

利威尔没有理会他赤裸裸的眼神,拉过凳子在床边坐下。他们明天还要做五感的测试,通过颜色和气味,让埃尔文把不同的信息串联起来。于是利威尔在平板上调取表格,问他在人群进来的时候有没有观察到什么颜色,闻到什么气味。埃尔文努力回忆着,他注意到了其中两位女士的裙子颜色,还有男士领带的颜色,虽然他们已经被风力除尘过,但身上散发出一种洗涤剂的香味。

“还有这个,”埃尔文把手心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次,再把自己的手贴近利威尔的面前让他确认。带着体温的热度贴上利威尔的脸,他闭上眼睛闻到了一股香气,可能是某一位用过的护手霜,在他们握手的时候把气味沾在埃尔文的手上。埃尔文在他的耳边轻声说,“玫瑰。”

他们曾经共享太多关于玫瑰的回忆,他们出入宴会厅总会见到大量盛放的玫瑰。深绿的茎秆上带着尖刺,但埃尔文熟练地把花朵拈入手心,把散落的红色花瓣散落在利威尔赤裸的身体上。他的手与冰凉的花瓣对比显得炽热,手心因为握刀磨出的厚茧按在利威尔的皮肤上,把玫瑰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碾出一道诱人的红色痕迹。

利威尔从那些属于他们的回忆中挣脱出来,他的脸已经全部红了。

但埃尔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抬手握住了利威尔胸前的波洛领结,他皱眉在脑内思索着什么,他的目光显得犹豫又难过。

“利威尔,你是谁?”

利威尔把领结从他的手心中挣脱出来,告诉埃尔文,他们是最好的朋友。

这句话并不令人信服,显然今天来的都是他的朋友,但利威尔却是唯一一个,倾尽全部让他回到身边的人。埃尔文想要更多的信息,而利威尔必须回答他。他作为引导者必须要对重生者坦诚,才能更好的陪伴他。

于是利威尔说,这会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他的手握上胸前的波洛领带,说,“这个曾经属于你。”

从利威尔刚进入调查兵团开始,省去了埃尔文曾经粗暴威胁他的细节,把重点都放在他们曾经参与过的每一场战斗上。他们彼此信任,互相照顾,利威尔一直追随着他,直到····

“直到我在战场上死亡。”埃尔文还记得关于自己的死亡报告,里面写到了缺失的肢体和腹部的重伤。他的表情平静,手指在自己完好的腹部上摸索着,那里没有任何的伤口,甚至没有一道疤痕。

重生计划里的样品和实验人员,对死亡讳莫如深,实验体大多不喜欢关于死亡的回忆。对于历经千辛万苦重新获取生命的人来说,死亡太过于沉重,太过于负面。有些实验体并不享受活着,憎恨让他们重新获取生命的人;有些无法接受上一世的回忆,认为身边的人只是需要一个活着的寄托思念的替代品。对死亡的理解与释怀无法一蹴而就,重生者缺少消化死亡消息的时间。他们就尽可能把关于死亡的话题向后延迟。但埃尔文不一样,在他输入的数据中,死亡占了很大一个篇章。很多士兵的材料上备注着死亡,城墙教有关于死亡的长篇大论,甚至他自己的死亡报告也在其中。

他不排斥死亡,死亡生来已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埃尔文不满于他们之间太过简略的故事,但利威尔并不是善于描述琐碎信息的人。他还想要询问更多关于城墙世界的细节,但利威尔看了一眼墙壁上显示的时间提示,今天两人相处的时间已经快结束。利威尔说他每天都会来,直到他们认为埃尔文已经准备好去接收外面的世界。

他需要给埃尔文一些宽慰,在他接受了大量的外界信息后。利威尔应该给他一些安全感。

衬衫的袖口被利威尔解开,向上卷起露至靠近手肘的位置。他的手臂贴近埃尔文的手腕,在两人距离低于半米的时候激发响应,埃尔文右手手腕青色的静脉上,亮出一道长条的花纹。而利威尔的手臂上,也同样点亮了一道一摸一样,繁复的花纹。

这是所有人都无法仿照的,用利威尔血液里面的信息,配合埃尔文体内遗传信息合成的唯一一种特殊认证符号。他们可以凭借这个认出彼此,这个图腾版的花纹,将印刻在他们的身上,直到死亡。

埃尔文说他想要一个拥抱,于是利威尔在离开前俯身拥抱了他。埃尔文的体温,他的力度,他在耳边的声音令利威尔眼眶发酸。

“谢谢你。”埃尔文的右手贴上利威尔的手臂,“我这次,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失去我的右手。”

TBC


评论(12)
热度(79)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