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第二世-2

--剧情接原著地下室后面剧情 私设有 假定现代社会接纳围墙世界,并且科技发达。大量学术用语生涩阅读注意

前篇:【第二世-1】



从基因序列开始,他们读取了埃尔骸骨中携带的所有信息,获取了埃尔文的身高,血型,肤色,眼睛的颜色,体表的特征,小到每一块骨骼的长度。利威尔提供的大概数据作为参考,成为埃尔文数据库的标题。人们再从埃尔文的基因中找出密密麻麻的细节,填补上章节的空缺。在无菌环境中,他们用特殊材料制作出合适细胞生长的骨骼架构。先是细胞培养,在人造骨骼钙化完成后,依附在空白的骨架上,培养器皿中生长起可以一层层覆盖上去的肌肉细胞,联合大量复杂的血管,从组织到器官渐渐成长起来。

面板上设置了埃尔文的各项参数,实时监控着细胞培养的程度,和最终完成所需要的时间。利威尔的手指在面板上左右滑动,在数据的海洋里徘徊一阵又退出到数据库主界面上来。蓝色的辉光映照出埃尔文的脸,以埃尔文为名的项目,配上后面长串的实验编号。

按下旁边的按钮,立体的光标构成了一个小号的埃尔文全身模型,他们还没有上任何的颜色,色素属于最后一批工序。添加进皮肤细胞带着不稳定性,因此模型还没有任何的血色。利威尔的手指像触摸埃尔文一样,沿着他的身体攀爬。他努力去回想上一次见面时埃尔文的样子,他的手从投影面板上陷下去,穿过那些耀眼的光点,他什么也没有抓住。

埃尔文的血肉绕着骨头长起来了,细胞培养的速度不慢。他很快有了完整的器官,皮肤,甚至不受意识微微睁开的眼里,也有了利威尔朝思暮想的蓝色光芒。比起人体构建,花费时间更长的是后期的神经反射训练。培养出的细胞彼此关系并不够紧密,骨骼间的细微润滑,肌肉的收缩,都需要做很长的反射康复训练。他们需要不断刺激埃尔文的身体,让细胞在压力下形成交互的信息联通,传递电子,传递养分。让埃尔文的身体恢复自身拥有的力量。

他们在物理反射训练快完成时会把埃尔文从培养皿的液体中捞出来,刺激他的自主呼吸,并且测试身体承受重力时运动的灵活性和抗压能力。身体一切就绪后,他们就可以输入新的信息了。埃尔文的回忆。

利威尔花了很长时间去整理每一本埃尔文曾经读过的书和信件。他们支持输入文字,图片,甚至音频和气味。利威尔带上现代的采集设备,拍下大量的图片。花费了一些时间去联系埃尔文曾经的朋友,找到已经转手卖出,曾经属于史密斯一家的房子。所幸格局没有太大改变,埃尔文从小出生的房间,宽敞的大厅,曾经学习的学校,训练兵团,调查兵团的一切。利威尔拍下来很多人的笑容,他感到遗憾,无法为埃尔文留下任何属于父母的回忆。还有太多牺牲掉的战友,都只剩下报告上的一个死亡数据。但韩吉把他拉到镜头前,让他佩戴那条属于团长的波洛领结,站在镜头前,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单人照。

除了便携的数据信息,利威尔还带来足以填满一个房间的材料。他一个人在办公区域仔细复制这些可以为埃尔文提供帮助的资料。埃尔文崭新的大脑可以承受大量的信息,手头上的全部的信息都可以输入进去。他们不知道埃尔文将如何筛选这些信息,但他的脑部神经会自己想到方法,在反复输入信息的刺激下与旁边的细胞相连,衍生出繁复的突触,茁壮成长起来。

他的大脑会构造记忆,在这些输入的信息中找出线索。人脑筛选信息带有很大的随机性,这是实验过程中是从分子角度加以操控的。重生造出的人有的带有听说读写的能力,神经细胞似乎可以从输入的信息中获取共鸣,顺利输入利用语言和文字的能力。但也有完全无法接受学习能力的实验样品。

利威尔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缓慢行走,正在进行心肺锻炼的埃尔文。他微微张开的眼睛失散了焦距,正对着玻璃另一面的利威尔。

但偶尔就是这样无意识的动作,或许只是肌肉抽搐,在埃尔文的脸上牵扯起一个僵硬的笑容。

利威尔扭头不再去看他,要不然就无法止住自己已经溢满眼眶的泪水。

重生计划的时间跨度太长,长到其他没有参与在其中的人几乎忘记了埃尔文和利威尔。

但每日观察实验的人可以看到埃尔文的改变,他的进步很快,在信息输入完成后依旧保持着冷静,没有任何的排异反应。技术人员先前调试的大部分是因为绝症死去的人,或者自身身体素质并不出色,但埃尔文曾经是士兵。他基因里带着的自我修复的功能比其他人更强,实验进度也更快。

他们在数据输入完毕后在埃尔文脑部安装了复杂的仪器,探测埃尔文脑部神经对外界的反应。他表现的过于冷静,让人们疑惑信息输入是否如同系统显示的那样已经完成。他们让利威尔对他说话,察看电子在神经突触上的反应。

利威尔盯着埃尔文脑部的神经信号,那里有微弱的电子传递,但那种波动甚至不足以刺激他做上一个由虚拟记忆引起的梦。

所有人等待着利威尔说出第一句话,由电波振动空气,传递到耳膜引起震动,在脑内激荡起反应的第一句话。

在话筒前深深吸气,利威尔轻声呼唤他,“埃尔文。”

那么多次他们并肩作战,在传递命令,在距离太远,天气太差,目光无法清晰捕捉彼此身影时大声叫着对方的名字;那么多次会议时反复确认战术,在说出重点前警醒彼此,提起对方的名字;那么多次他们休息,在敲响遮掩的木门后开始一个轻松的话题时,念出对方的名字。

埃尔文的手抚摸他,他曾经在黑暗中,压抑着喉咙里的欲望,带着气音发出那一声,埃尔文。

那一瞬间,灿烂绚烂的信号值从大脑听力区域亮起来,像是一片现代社会中最绚烂的烟花,带着电子的神经元在那一瞬间完成传递,从小块弥散开,到整个大脑,点亮了原本灰暗的大脑。埃尔文下意识地皱眉,手指轻微移动。他听见了利威尔的声音。

大家发出惊呼,有人大力拍上利威尔的肩膀。他们欢呼着说神经连接正常,到目前为止,埃尔文是对外界反应最为强烈的一位重生者,他们很快可以进行下一步。

利威尔他隔着厚厚的隔离服去接触埃尔文,陪伴他做简单的物理锻炼。埃尔文只能从利威尔隔离服脸部的小块透明看到他的眼睛。所有能对重生者说的话都是严格要求的,他们不允许露出面部表情,以防重生者对此反应过度,也不允许任何没有经过审核的对话,以防刺激重生者,导致信息紊乱。

埃尔文认真完成每一项指令,他的动作有点迟钝,需要比较长的时间去理解利威尔的话。但这样的思绪延迟,随着训练不断减少。他们完成了所有的训练,埃尔文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排异反应,也乖巧地没有问任何关于回忆的问题。

漫长的观察期度过之后,埃尔文获得了准许,去接触其他的人。

调查兵团解散后各人有了新的去处,但大部分人都抽出时间来看埃尔文。他的肌肉还有待训练,不能长期站立,因此埃尔文坐在病床上,看着好奇或者激动的人把他围成一圈。

那些他曾经认识的人,对于现在的埃尔文来说显得有些陌生。他尝试去对话,看着大家的脸,努力对上脑内的信息。有的可以叫出名字有的不行,但埃尔文还记得属于他们的一些琐事,由文字编写直接录入他的记忆里。

而利威尔只站在人群外围,他有些紧张,用手攥紧了自己脖子上,原本属于埃尔文的波洛领结。

直到有人提到士兵长,埃尔文从人群中寻找着利威尔的身影,有人让开了一个缺口,让他们眼神交汇。

利威尔压制着自己手上的颤抖,走近埃尔文。他的蓝眼睛盯着自己,流露出一种好奇和疑惑,那种疑惑在利威尔靠近时转变为喜悦,他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但不是利威尔以前所感受到的那种笑容,不是埃尔文温柔看向自己下一秒就俯身亲吻上来的笑容。而是混杂着野心和欲望,埃尔文第一眼在地下街见到自己的那种笑容。

寒意沿着利威尔的手脚向上攀爬,几乎要把他冰冻在埃尔文的床边,他听到埃尔文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你是谁?”

TBC


评论(24)
热度(66)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