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第二世-1

-剧情接原著地下室后面剧情 私设有 假定现代社会接纳围墙世界,并且科技发达。准备这篇的时候看了一堆AI科普····我觉得我还是生物科技重新造人吧···涉及不严谨生理知识【生涩阅读预警

-埃尔文通过科技再生的故事。如同二框子太太白河夜船那本里面说的,“如果你想不起来你就不是他”的内心矛盾。

-这篇真的构思了很久,非常想写【而且大框出来以后,发现和我要写的那一个梗还差的蛮远的【你们还记得驯兽是为了写海狮顶球吗【就那种差异







调查兵团的人撞进地下室,他们翻看耶格尔医生的资料,才恍然发现,原本自己以为的墙外世界,只是更大围栏的一部分。而那些被隐藏的真实世界,对于他们来说,是未来。

利威尔站在无菌培养室的外面,他和实验室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这是最后一项培养流程,里面规律排放的圆柱形器皿里,密布着红血丝的,是带着生命力,规律搏动的灵魂。

现实世界里的科技进步程度远远大于他们的想象,他们的文明程度极高,科技的发展带来生活的便利,带来经济的繁荣,带来更多包容与仁慈。他们知道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会注射针剂抛向荒野,但并不知道针剂产生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在距离他们更远的地方发展起了王都,发展起了制度。

少数激进分子提出的全面清洗外界人员的提案被否定。大部分民众也知晓了围墙世界的存在,最终经过协商决定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他们可以向围墙内输出科技,提供部分治疗绝症的药剂,但不会无条件接受他们的居民。这原本是对外界引进瘟疫或者人口爆发的顾虑,但其实并没有实际的必要。墙内落后的条件和思想令被圈养的人民固守自封,他们不愿相信属于未来的世界,更不用说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远离朋友和家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调查兵团获取了拿到了改造后的针剂,通过激素调节降低巨人的攻击性,减少普通人类和巨人的冲突。墙内世界不再需要在驻屯兵团和调查兵团内投入大量的人力。大部分士兵们转向别的产业,但调查兵团不一样,他们愿意探索更多的未知,接收新的思想。

于是现任团长,韩吉,和他们达成了信息互通的协议,最主要是和生命研究院的实验人员。他们研制了巨人针剂,提供了更多的生理数据,和韩吉的研究成果恰好重合。他们喜欢韩吉这样充满热情和想象力的人。她对生理学有一套自己的理论,虽然不够专业,但她的想象力不受基础知识的局限,在研究陷入僵局的时候从别的角度进行突破。

对新科技有兴趣的当然不仅仅是韩吉一人。经过严格的审核,排除了部分想要私下利用科技挑起战争,改变墙内格局的激进人员。其他的人接受了心理测试,和基本素质测试,最终通过了十几位真正对新技术有兴趣的人留在这里进行学习。

墙内不具备修建通讯设备的条件,因此他们录入了个人信息,在他们口中的未来世界里保留一个简朴的临时住所。手腕植入了临时标码,行为受实时监控,但可以自由出入实验室。从安全的角度来看,哪怕是隔着玻璃参观实验室,也需要参加培训。他们不会参与具体实验过程,但必须按照流程通过层层消毒和隔离,才能避免把病毒带入实验室。或者把里面的不确定因素带去外面的世界。

利威尔也在其中。

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接收新的知识对他说有难度。但利威尔作为士兵的严谨令他牢记每一条指令,没有出过任何的失误。

韩吉偶尔会越过人群看着认真在笔记上记录的利威尔,她心底泛起隐隐的不安。利威尔从没有表露出对生命科学的任何兴趣,她记得对方说战争结束后想开一家红馆,过上安稳的日子。但她从利威尔认真学习的眼中看出那种专注,和自己无法理解的野心。

直到利威尔有半个月没有出现在实验室,重新出现时手里捧着一个简朴的方形木盒。里面是埃尔文的骸骨。

属于这个世界的,重生计划。

他是埃尔文唯一的亲属,埃尔文的同性伴侣。利威尔有这个资格提出参与实验的申请,他仔细的填写表格,一次次扫描自己的手上的条码,阅读厚厚一叠风险说明,再端正签上自己的名字。

韩吉感受到寒意沿着自己的皮肤向上攀爬,她的双眼在短暂失焦后满溢出泪水,她看到他们抽出利威尔的血液。自己失控地忽然扑上隔离玻璃,大声呼叫着利威尔的名字。重生计划并不成熟,也不现实,就算在科技先进的世界也并不被认可。埃尔文只是一个实验样品,并不是利威尔朝思暮想的恋人。

实验人员清楚这项实验的危害,因此在真正开展前的一个月准备时期内,可以随时叫停。韩吉在利威尔走出那间实验室后,几乎每一天,向他反复重复这项实验的不确定性。他们可以依照埃尔文骸骨中的遗传信息,创造出心脏,创造骨骼,创造一个有着埃尔文外表的健康身体。甚至可以输入大量的文字图片信息创造虚拟记忆,但重生造出的人对信息的筛选是随机的,他的心智难以被控制。就算埃尔文的人生重来一次,只要一个小小的思想偏差,他就不会成为他们所认识的埃尔文。

有太多原本好的人在输入信息后变成坏人的实验样品,有太多科学家或者艺术家再重生后只是庸才的案例。许多重生人无法接受自己是实验样品,无法接受自己生命与上一代重合的部分,在回归社会的不久后选择自杀。任何一点负面的思想,任何一点无法想通的神经结点,都会导致荷尔蒙的失调。神经元之间的联通并不简单,几亿兆的连接点,一个牵扯笑容的情感,都在脑细胞内激发一片激烈的电流,任何一点的失误,都会导致全盘崩溃。

每一个样品,都需要一个引导者,需要一个他可以全然信任的人。一直陪伴在身边,去引导他逐渐成长,逐渐接受自己是一个实验品,也是一个完整的人的事实。

“让他安息吧。埃尔文不是可以用编码设定好的机器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要他有了人的身体,有了自己的思想,他就有趋势向恶的可能。”韩吉眼眶发红,几乎泣不成声,“我也想念他,但我应当提醒你,保护你。”

利威尔第一次没有打断韩吉这样长的游说,他每一句都听了进去。他的眼神盯着韩吉的脸,让她继续说下去。

“正因为他是埃尔文,他的所有向恶,所有的不确定性,终将狠狠的伤害你。”

重生者的样貌可以设置在他死亡时的年龄,但他的全部细胞都是新的。他和上一代之间,有着不对等的寿命。如果埃尔文再次复活,假设一切出乎意料的幸运和顺利,他可以重新认识自己曾经的战友们,重新见到自己的爱人。但他会会活得比所有人都长,眼见着自己的引导人,自己的挚爱先于自己衰老死去。遭遇变故的埃尔文又将做出怎样的反应不得而知。但根据现有的案例,重生者失去自己的引导者将产生极大的负面情绪,最终导致神经系统紊乱而脑死亡。

韩吉担心利威尔会因为实验失败而崩溃,他眼见着埃尔文在眼前死去过一次,他该如何承受第二次。

但这些,利威尔全部考虑过,那些白纸黑字摆在自己面前的说明,触目惊心的实验图片,他们可能会创造出一个怪物,再由利威尔亲手把他毁灭。但他心意已决,利威尔在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中反复地考虑这个问题,他的得失被放在天平的两边反复权衡,得出了这样自私的决定。“我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自己。”

他不顾一切的,想要埃尔文。

TBC

评论(11)
热度(78)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2.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