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驯兽-12【完结】

-啊我终于写完这系列【其实本意不是想写这么长的····原本的脑洞只是“想要看身体很柔软的利威尔从木箱里爬出来色诱埃尔文”而已······甚至脑补了马戏团利威尔海狮顶球【什么??

-过两天导师就要回来提溜我学习了所以以后更新速度会慢一点

-下一篇写原著向重生梗【在那之前可能先把猫给拾起来 不拾起来就真的要坑了

-总之祝大家食用愉快!

【驯兽-1】【驯兽2】【驯兽3】【驯兽4】【驯兽5】【驯兽6】【驯兽7】【驯兽8】【驯兽9】【驯兽10】【驯兽11】


权力更替,带来人员的牺牲和疼痛。但时间很快就把一切抹去,甚至花不上一周的时间,他们迅速开始考虑,需要新的人选尽快填补上空缺的职位。雷伊斯一族的哭声被匆忙地掩盖住,比起沉浸在过去止步不前,他们从慌乱中反应过来,争分夺秒去联系上有能力的人保证商业和政坛稳定。

他们不知道,这大部分都是埃尔文的人。

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埃尔文的手段到位。他在遇见利威尔前就已经着手清理了账目,大量采购的武器不在他们名下,也并没有存放在仓库中的记录。在前来调查的人看来,埃尔文只是一个幸运的受害者。

史密斯的管家护主用的甚至是冷兵器,而雷伊斯家族混入舞会竟然用了便携的枪弹。史密斯的家仆损伤惨重,所幸受邀前来的客人有些防备,在自卫的过程中清理了一部分雷伊斯的杀手,为埃尔文争取到了存活的希望。但利威尔知道,埃尔文的家仆熟练掌握了枪械,那些韩吉米克运来的大箱礼品中,并不仅仅是酒。但他受了重伤,宣称一直守卫埃尔文到最后,对其他的情况一无所知。

调查人员知道埃尔文久病初愈,而雷伊斯混入会场的人甚至先在酒中下了药。他们先犯的错,他们先下的手。他们甚至都没有过多的怀疑埃尔文,他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没有利益关系的可怜人。但雷伊斯身上的钥匙,打开的秘密账目里,分明有史密斯家的血案。他们这次是想斩草除根。

媒体抨击雷伊斯的所作所为,对埃尔文的专访由米克提供了便利才得以联系上。埃尔文此时正在乡间的一个木屋休养。幸存者的简述听起来令人同情,埃尔文把脸埋进手心,说自己难以接受家人和亲友死亡在庄园里的事实,他需要更多的休息才能从噩梦中恢复。

而这一次,他将不再犹豫,当家族庄园重新修缮完毕后,他决心重振家业。

利威尔在埃尔文几乎要流下泪的时候放下捧在手里的茶壶,他失去了给客人倒上最后一杯茶的心情,请他们马上离开。

“演的太过了。”利威尔回来时埃尔文已经给自己重新倒满了红茶,打开了未读完的书。他俯身把客人留下的残局清理干净,在不远处的厨房侧眼看着埃尔文。

“但是很有效,不是吗?不需要很久,调查的公告和大篇幅的报道都会出来,在庄园修缮好之后,就是全新的开始。”埃尔文把手里的书放下,走到利威尔身后。他拥抱着利威尔,手臂交叉搂着利威尔的小腹,在不干扰对方做清理的时候在耳边印下亲吻。他的坚硬顶在利威尔腰上,但利威尔没有抱怨什么。

现在只是下午,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木屋这边的家具简陋,供电不足,他们不想冒险在全是木制品的屋内点亮蜡烛,于是早早准备晚餐,在天黑后回床休息。他们没有那么快入睡,而是彼此在黑暗中摸索着对方的身体。埃尔文喜欢低头去嗅利威尔身上的味道,有时候是一些面粉,或者蔬菜的清新气味,手上则是肥皂的人造香气。如果探访的客人送来了花,就会有花的味道,或者会是红茶,或者烤熟饼干后的味道。这样的日子过得平淡又幸福,埃尔文贪恋地拥抱着利威尔,索取着热度。在对方起身说要去洗澡的时候把人重新按在身下,说再要一次。

埃尔文说这样的日子不多了,于是利威尔顺服地听从他的引导,答应再来一次。

利威尔,是他搬离庄园后,唯一带在身边的人。

庄园的修整进行了三个月,所有的木雕栏杆全部更新,新的大门,新的地毯,新的家具,重新修建的灌木。他们重新走进去,里面已经没有血的味道。

他们有了新的管家,是埃尔文早先就熟知信任的人。虽然所有的物件都焕然一新,但人还是原来的人。他们早就为这次的更换做好准备,把原本东西拆下,拖去合适的地方烧为灰烬。再把早就压在仓库中为埃尔文准备好的用品搬出来。原来熟识的木工,原来的裁缝,原来的剑术教练,旧的人带着对埃尔文喜好的记忆,不需要多说就能做的尽善尽美。

利威尔没有指定房间,他的衣服和埃尔文的放在一起。第一晚两人在新的大床上入睡,利威尔在埃尔文急躁进入的时候抬手扒紧床头寻找着力点,从花纹松动的地方又抽出一道长剑。于是他无奈地把暗格捅回去,转身搂紧埃尔文的身体。他并不算熟悉史密斯的府邸,但他愿意多花点时间去适应。

埃尔文不再花大量的时间去看书,他更喜欢接待客人,外出参加会议,在空闲时与利威尔一同参加剑术训练。他们有练习的人偶,但经常会用实战训练。利威尔的灵活度更高,但埃尔文的力量远在利威尔之上。他偶尔会这样用蛮力把利威尔束缚在地上,再把手不安分地伸进衣服,在挑衅的触摸中卸去对方所有的力气。他的刺杀能力不亚于利威尔,但利威尔绝不会让埃尔文在任务中动手。史密斯家最后的一道王牌,并不是守卫埃尔文的顶尖杀手,不是他最信任的阿克曼,而是埃尔文本身。

他在睡前的耳语中把任务交付给利威尔,把黑暗的部分交给利威尔去完成。利威尔擅长的是暗杀,但偶尔会在下手前停顿,问身后的阴影,他是否想要亲自动手享用这种乐趣。就像是忠实的猎犬为主人捕猎归来,猎物偶尔还带着最后一口气,而猎犬已经激动地想要寻求一个奖赏。

长刃刺进心脏,利威尔绕开飞溅出来的血迹。步入黑暗中,直到埃尔文温和的笑容显得清晰。他小心翼翼地不让血腥沾染埃尔文的衣服,却总是被一把拉入怀中。

“我也爱你。”

END


评论(9)
热度(93)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