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驯兽-11

-下章完结 这章他们签订契约了【什么

-讲真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写原著向复活梗了【满脑子都是黄料

前篇:【驯兽-1】【驯兽2】【驯兽3】【驯兽4】【驯兽5】【驯兽6】【驯兽7】【驯兽8】【驯兽9】【驯兽10】



透支的体力支配了他们的睡眠,药物催促着他们的行为,在一次又一次的发泄后终于沉寂下来。利威尔不知道时间,只觉得极度疲乏。他的伤口又渗出血,但两人已经无暇顾及。房间外面传来细微的声响,利威尔把身体从埃尔文身下抽出来想去查看,却被对方重新用力抱紧。埃尔文搂着他,对他说,不用管,继续睡。

这句指令带着不可抵抗的力度,利威尔陷入埃尔文的怀抱,沉入睡眠中。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屋内已经点起了灯,利威尔全身都疼。但他没有抱怨,只从床上微微睁开了眼,打量房间的一切。有人曾经进来过,房间内角落的小圆桌上摆着瓷盘,里面堆着高高的饼干。两个白瓷杯,里面盛满了红茶,但已经凉透。

埃尔文正站在窗边,他的眼神随着外面的某个东西渐行渐远。注意力在长久的凝视中消散,最后终于回到房间里,看向床上的利威尔。利威尔从被子中伸出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他已经彻底醒了。

床头柜旁拉出一道未合上的抽屉,里面整齐排列了满满的针剂,已经被用去四管。利威尔看到远处带血的棉球,和自己手臂上细小的两个针孔。而埃尔文自己的手臂上乌青一片,显然他并不太擅长给自己扎针。

利威尔坐起身,语气中带着一丝抱怨,他的手搭上埃尔文泛着淤血的手臂,说他应该更快叫醒自己。埃尔文只回应了一个温和的笑容,他把利威尔搂进怀里亲吻,利威尔知道对方舍不得。他们睡了差不多两天,针剂加速伤口愈合和催情药物的排出。利威尔胸口的伤口已经结痂,在战斗过后,良好的睡眠是自愈作用中最好的催化剂。

但这样很危险,利威尔在昏睡中无法察觉到环境中潜在的危险。埃尔文觉察到他的不安,他坐回床上,轻声说这里已经绝对安全。

他的仆人们辛苦了两晚,需要休假,暂时还没有取代的人来。在新一批人来把这边清理好之前,他们最好好好留在屋内。这听起来像是困兽一般的软禁,但埃尔文对利威尔,用的是情人般温柔委婉的语气。

利威尔盯着他,眼神坚定,他听从埃尔文的所有决定。他已经无处可去。

惟有一个要求,利威尔考虑着自己与埃尔文间的关系,他需要归属感,也需要一个为之努力的方向。虽然这里不是合适的场合,此时也不是最好的身体状态,但是利威尔再次认真地看着自己愿意服侍终身的主人提出了,“家纹。”

埃尔文抬手抚摸他胸前的伤痕,温暖的手沿着身体向下,探进被子里,在他脚踝上交错的伤痕上停留。“这些已经足够了。”

“这些只是杀手都会留有的战斗痕迹,不是属于你的。”利威尔的手隔着衣物准确地按在埃尔文胸前的三个位置,那块布料下面皮肤并不平整。他全然记得,埃尔文身上伤疤的位置。

于是埃尔文俯身向前,在利威尔胸前的皮肤上,在他剧烈跳动的心上,亲吻轻咬,印下一个暗红色的吻痕。

“你将永远属于我,我也将永远信任你。利威尔·阿克曼。”

埃尔文的温柔信手拈来,在他的行为里,在他的表情里,在他的每一句话里。但这样的埃尔文令利威尔极其不安,他见过埃尔文果断下手的样子,不知道自己应当听从哪边的指令。埃尔文是否也有如同故事里一般的画像,他的黑暗被遮挡在厚重的幔帐下,里面已经沾满血污。他和自己的另一面什么时候才会有交集,必要的时候,会怎样牺牲掉自己。

利威尔不应当质疑埃尔文的任何行为,但埃尔文为他端来红茶,用自己的手心去努力温暖里面已经变凉的液体,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对恋人的爱意。于是他犹豫着,在下一个吻贴上自己嘴唇时发问,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埃尔文。

他愿意欣然接受埃尔文的全部,只是不希望埃尔文再受这样分裂的痛苦。

“两个都是,但我已经不需要另外一面。”埃尔文微笑着看向利威尔,“我已经有了你。”

这不是一句情话而是一道指令。他们心意相通,利威尔听懂了埃尔文话语背后的意思,他敏捷地翻身下床,半跪在埃尔文的面前。

“我将永远屈从于你。埃尔文·史密斯。”

TBC


评论(11)
热度(52)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