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驯兽-8

前篇:【驯兽-1】【驯兽2】【驯兽3】【驯兽4】【驯兽5】【驯兽6】【驯兽7】

-最近和 @李屈兰 面基太愉快了搞得内容忽然甜蜜 不过放心后续我们已经讨论好了 我不更新她就打我【什么

-两人谋划坏事的日常【【【


埃尔文来找利威尔的时候剑师已经回去。利威尔看见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把剑收回剑架上。埃尔文拿来了晚会的人员名单和流程,他让利威尔在酒会正式开场后出来。先在酒会上把相貌和名册对应上,然后在接下来的舞会上准备一场展示,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利威尔的身上。需要同时练习男步和女步,不需要太熟练,生疏的表现更容易令对手放松警惕。利威尔对此没有异议,他和埃尔文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并不能阻挡自己运动过后身上像暖炉一样散发着热量,他的汗水浸透了鬓角,沿着脸颊聚集在下巴上向地面滴落。

忽然有想法撞入埃尔文的脑中,他想用手把那些汗水擦去,再涂抹在利威尔身上其他燥热的部位。但他扫过利威尔专注阅读的眼神,把目光收敛着从他的侧脸上收回,接着取出长长的名单。舞会下周进行,邀请了五十位客人。加上他们分别带来的伴侣,可能会超过七十人。

交给利威尔处理的人只有公爵一个,或许会有随从,但不会太多。参加舞会,与公爵那边有着深入利益关联的人,钢笔从公爵名字下面的线往下一划,三十几个。利威尔觉得人数不是问题,他擅长暗杀,只要人群被分散,手起刀落,解决他们并不难。

唯一担心的是时间不够,舞会结束后客人们不会逗留太久,虽然这里有足够多的客房,但埃尔文不喜欢外人留宿在家里。

“没关系,”埃尔文把名单折叠起来,“我还有些朋友,他们会帮忙。”

他们花费了一个下午把埃尔文写完的邀请信寄出,蜡封先是用了亮红色的史密斯家纹。埃尔文再从身后的书柜中取出另一个木盒,木头手柄已经被磨得发亮,显然是上了年份。他在利威尔的眼前用黑色的火漆上印下四角尖利的十字,信封上没有写收件人或地址,这是史密斯家族专用的任务函。他对利威尔已经没有任何隐瞒。

管家端来了红茶,埃尔文把信件交给管家,他邀请利威尔和他一起坐下。埃尔文坦白自己对这项任务把握不大,因此计划一拖再拖。雷伊斯公爵的势力早就渗透进了商业,混杂了金钱利益之后的关系就不仅仅是私人恩怨那么简单。每个人会衡量他们在其中的得失,才能决定要不要继续帮助埃尔文。

史密斯的产业是人,但埃尔文一直认为,人并不应当生来被禁锢或被控制。他们也要过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生存的意义。因此他在最后一项任务后解散了全部的杀手,不想再考虑复仇的事情。他以为自己已经做足了报复,不会再被复仇的心情所控制。但当他见到利威尔,却又重新燃起了这种念头。

那样灵巧柔韧的身体,体形轻盈又具有爆发力,他的身体带着无限的可能,令人一见钟情。埃尔文想要拥有利威尔这样的杀手,无论如何。他想要雷伊斯公爵死,而利威尔可以为他做到。

但他又反复陷入自己思绪的反驳之中,自己的欲望也将成为束缚,利威尔将失去他的全部生活。终将成为埃尔文支撑自己站立的支柱,也将成为他的软肋。

 “埃尔文,”利威尔从红茶的香气中抬起头来,他伸出手握紧埃尔文的手。“我的全部生活,将会是你。而你要联系的朋友们,也会愿意为你倾注一切。”

利威尔询问了更多关于刺杀的细节,埃尔文要的不是一场无声无息的暗杀,他要的是以鲜血和尖叫开场的一场谋杀盛宴。有的任务会要求带回完整切割的头,或者特别的器官和身体部位,但埃尔文没有太详细的要求。他只说,尽你可能的残忍。如果有人干扰你的进程,全部处理干净。

对邀约的回应陆陆续续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收到,埃尔文不再去利威尔那里讲故事,而是把书放在了自己的床头,利威尔搬进了他的房间里。每当埃尔文说要去读上一段的时都会制止他,他们想用睡前的时间干点别的。去解开彼此的衣物,印下亲吻,加重触摸的力度。利威尔的渴望带着挑逗磨蹭着他的,但他们总是无法做到最后一步。

有乌鸦在敲打他的窗户,带着节奏。利威尔忽然惊醒,从床上滑下,他身边没有准备武器,只能在床头盲目摸索着,竟然从侧边暗格抽出一把长剑。

埃尔文轻声叫了他的名字,把利威尔唤回身边,手臂沿着他的身体抚摸上去,顺势把长剑收回床头。他说利威尔是对的,他的朋友都会回来。黑色的影子在窗台上印下轮廓,离开后埃尔文让利威尔去数窗沿上的刻痕。十五,其中两道十字。联系上的杀手十五人,两人已经死亡。十三位顶尖杀手加上利威尔和埃尔文。

足够了。

TBC



评论(13)
热度(76)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