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虫铁】康复-1

-已完结

【康复1】【康复2】【康复3】

-三章完结 MCU设定 【不甜不要钱【肉是当然要有的【但不是这章

-背景为假如他们取得胜利【在复3前大力奶一口【是一个小虫终于帮Tony卸下铠甲的故事【各种意义上

-备注:复3中铁人用的是血边但是这里为了剧情还是沿用之前的装甲【这样小虫就可以帮他脱掉拆卸了

-另外CP备注:本人主二次cp所以这个号不会更新太多漫威cp 只是上映前疯狂用爱发一下点 马一个全员活下来的故事【热烈欢迎讨论红心【但是关注的话我可能后期也不会频繁更就····


战争令他们筋疲力尽。

蓝色控制面板上同时出现泄压警报和队友请求通话的消息,Tony直接退出了连线,让Friday把战甲指引回大厦。这场战斗来的太过于突然,他们不得不放下之前的全部矛盾和过节,共同面对强大的敌人。现在战争结束后,全部的烦心事又回到他的脑中,未通过的监管法案,造成的战损和伤亡,但大家都活着。

他很庆幸自己关掉了通讯,让那一声长长的叹息锁在自己的装甲里。只要他们都活着,他别无所求。

自动卸除装甲的仪器不起作用,他的右腿在战斗中几乎被捏碎,虽然铁甲起了保护作用,但装甲内零件已经错位,无法正常卸除。Tony已经伤得的无法站立,他操作着面板让自己在扫描台上躺下,Friday帮他分析全身的指标,取出足够的血样分析,并自动把数据发去Pepper那边,这是Pepper答应不再监管任何任性英雄行为的唯一条件。

两根肋骨骨裂,右腿骨折,体内肌红蛋白因为损伤急剧上升,急性肾功能衰竭。Tony想了想明天Pepper会带上好几个医生来,顺便围观给自己插尿管的情形,猛地打了个寒颤。

战甲台那边传来了高速移动的风声,Tony一秒收回了龇牙咧嘴的表情,把头部装甲安了回去。

Peter从远处高速滑翔过来,在平滑的降落平台向着运动方向跌跌撞撞地平移了五米远才停下。他看着躺在扫描台上的Tony,紧张地冲进来。他的头发被风吹乱,眉头紧皱,焦急地不知如何是好,但又担心大声的叫喊会打扰到Tony的休息和治疗。于是他用手轻轻敲着装甲,小声地说,“Mr.Stark, 是我。”

他的眼神担忧地扫过右腿上破碎的铁甲,小心翼翼地加了一句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你需要看医生。”

铁甲很长时间没有反应,就在Peter犹豫地怀疑Tony究竟在不在战甲里的时候。脸部的铁甲弹开,Tony严肃地看着他。“你也需要去看医生。Friday,把扫描报告总结给他。”

“多处组织挫伤,肌肉拉伤,锁骨骨裂。正在导航向最近的医院。”

“可是我不觉得疼,”Peter的眼里燃起一丝期待的光芒,却又在眼神扫过Tony的右腿时陷入沮丧,“我只想在你这里。”

Tony的眼睛在天花板上停留了一阵,像是在考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又或许只是逃避Peter那直率的眼神。就在Peter以为他要打电话给梅姨动员监护人把他赶走的时候,Tony忽然说,“那你帮我,把腿上的装甲卸下来。”

在Tony的指令下机械臂从台下伸展出来,弹开的抽屉里,各种工具一应俱全。扫描系统重新定位了因为撞击而歪曲的铁甲位置,投影屏幕在两人眼前呈现出全部结构。机械臂宛如牙科医生用的细小钻头从各方戳进暗扣,又流畅的换下新的头进一步扭开螺丝。Peter在机械臂工作卡壳的时候上前去调整里面的结构,有些地方已经无法保留,只能用蛮力掰开。Tony的身体从残破的战甲里慢慢艰难地剥离出来。

Tony忍耐着疼痛坐起身来,看着自己还嵌在装甲中的那条受伤的腿。他忽然庆幸留在身边的是Peter,虽然Banner博士可以帮他分析各项指标,但是他在大战之后不一定能维持Peter这样的体力去进行细致的工作。Peter对待每一块零件都小心翼翼,他在Tony让他用蛮力拆除的时候试着用力,又侧头去看Tony的表情。任何一个因为疼痛的皱眉和吸气都让他胆战心惊不敢继续,他不可以弄伤弄痛自己的导师,自己的挚爱,自己的无时无刻都在牵挂的人。

他睫毛抖动着,不断的眨眼去舒缓那种因为疲惫而袭来的困意与眼球的干涩。Tony看到他额头上有已经凝固的伤口,他的脖子有刚才撞击留下的淤青,如果那时再大力一点,冲击再重一些,他的颈椎就会因此而碎裂。Peter准备用力掰动一块全然变形的结构,他的眼神扫过Tony的脸,在看到他凝重的表情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怎么了Mr. Stark?”

被Peter从那些并没有发生的可怕回忆中拉扯出来,他艰难地挤出安慰对方的微笑,“没事。对就这个方向用力,会有点挤压没关系。”

拆出的部分沾了血迹,Tony深吸一口气,又带着颤音缓缓呼出。他还不能给自己加止疼剂,他需要知道哪里疼,哪里出了问题,才可以给自己先做好伤口的预处理,不至于明天让Pepper带着医生来看到自己最糟的一面。Friday重新识别,给出了和第一次诊断相近的处理方案。在医生做好骨骼固定及伤口处理前保持卧床休息的状态。

Peter听完了Friday的指引,他打量着冰凉的载物台,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合适卧床休息的地方。现在自己的状态并不好,在事情都处理完之后他才觉得全身都疼,结痂的伤口发痒,刚刚打斗脸上落的灰,惹得自己想打喷嚏。Tony忍耐着疼痛对Peter摆摆手,“我这里已经没事了,你该回去了。”

但他绝对不能留Tony一个人,“我要把你带去床上。或者你不想移动,我就在这里用蛛丝做一个吊床。”

“吊床?”Tony对他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听起来不错?或许这次躺完了我可以留着以后用来释放一下某些生理需求。”

Peter的脸忽然变得通红,但还是很认真地把字句从喉咙里小声地挤出,“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话·····”

Tony忽然抬起手把眼睛遮进了阴影里,他轻轻摇了摇头,嘴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不,把我送回床上吧。”

他们在移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争执,Tony坚持可以自己走过去,于是在Friday的警报声中,他的一只手被蛛丝牢牢地黏在了可以移动的面板上。

“Peter你不会想着用这样的担架吧?我只是骨折没有瘫痪!”

“原谅我,Mr. Stark。”他的另一只手也被蛛丝牢牢黏住了。

平时或许会有冒失的行为和错误的抉择,但Peter对Tony却是容不得半点损伤。他用蛛网最终把人能移动的部分都牢牢黏住了,不顾Tony翻着白眼,发出夸张的大声叹息。他只知道肋骨有骨裂,腿部骨折,各处伤口在失血,他要用最万无一失的方式把人挪去舒适的床上。

Tony的抱怨终于在回到床上时停止,他在Peter想办法解开那些该死的蛛丝时警告他,“下次不可以再这样做。”又在安静了两秒后加了一句,“也不可以告诉别人你曾经这样做过。”

现在Tony躺在垫高的柔软枕头上,而Peter在一旁问他需不需要喝水,会不会感到饿,还有哪里疼。他哪里都疼,他没给自己打止疼剂,定下的药物会明天由医生统一带来。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但他的口很干,头很痛,闭上眼全是接下来的麻烦事情,清理伤口的疼痛,医生没完没了的告诫,其他队友讨论的财产损失,一团糟的记者会,还有无论如何都无法达成共识的法案。

于是Tony在Peter不断询问还需要做什么的时候脱口而出,“我想要你回去。”

“哦,Mr. Stark。不,不是你需要我,而是我请求你,让我留下来·····”

那些亮晶晶的液体,那些原本就在那双眼里发着光的东西,忽然在Peter的眼眶中聚集起来。少年不停地摇着头,咬着下唇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情绪,“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我·····我会想起你今天被他按在地上挣扎,你的腿被他踩上去那种声音·····”

眼泪不受控制地大滴大滴落在床铺上发出沉闷的声音,Peter总是这样,藏不住所有的情绪,藏不住他在意的事情,藏不住他爱的人。所以他今天才会下意识地冲上前去挡住Tony眼前的敌人,用的不是战衣里面带的炮弹,用的不是自己可以发射限制对方的蛛丝,而是用了他的血肉之躯。用人类的肉体,站上前,挡住了那一下被卡住脖子按倒在地的一击。

他已经做到最好,但他看到Tony身上的伤,还是觉得痛苦与懊悔,他做的还不够。

Tony没有掩饰自己接下来这一声长长的叹息,他终于抬起手臂搂住在床旁啜泣的那个脑袋。他收紧了那个拥抱,在Peter乱糟糟的头上印下亲吻。

“那就留下来,留在我身边。”

TBC



评论(4)
热度(56)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