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驯兽-4

-好了他们算是和好同居了【这比起情侣妥妥是室友关系吧【倒不如说是邻居【【【【

前篇:【驯兽-1】【驯兽2】【驯兽3】


从米克那边传出了史密斯府邸需要医生和药剂的事情,大家纷纷猜测,史密斯少爷得了什么病。史密斯家族向来有自己信任的医生,极少出现这种需要外界援助的情况。和止血针剂,绷带一起送进庄园的,还有大量人们提供的药方,大部分是无法考究,传说中的偏方。其中一些需要的原材料古怪,荒谬,并且价格不菲。

但所有的东西像是不顾后果一般全部采购回来,除了迟迟没有选中另外合适的医生。想要打探消息的人从运送食物和药物的关口进入史密斯的庄园,但管家监视着每一场交易,所有的仆人都显得忧心忡忡,无心透露任何消息。他们只能闻到整座建筑里都弥漫着埃尔文最喜欢的,浓烈的薰衣草的气味。他一定是感觉到了剧烈的痛苦,才会让仆人们把薰衣草的味道加重再加重,期望用植物的镇静作用,换取内心的一丝平静。

当埃尔文最心爱的马匹和猎犬尸体从府内运送出去时,人们看到了动物身上的伤口。于是有依据的猜测就这样广泛地作为事实传开,埃尔文在林中遇到了可怕的野兽,他被攻击倒地,浑身都是血淋林的伤口。

埃尔文拒绝一切的探视,他只给韩吉和米克送去了亲笔信,上面写了自己要的东西。米克帮他解决了普通的药物,而韩吉花费大量精力制成了两管埃尔文需要的针剂。他们不太清楚情况,但信件上埃尔文有力的字迹绝对不是病人能写的出来的。他们把信件燃成灰烬,各自在家等待埃尔文的下一步指示。

指派了四位仆人一直守在利威尔的身边,他折断的骨头被细心地重新排列好,伤口被撕裂的部分密布着缝合的线条,肿胀着,脓液血液不断浸透洁白的纱布,又被换上新的。利威尔发着高烧,仆人们不敢松懈,不断给他更换冰凉的毛巾,该用的药物都用上了,除了物理降温,他们已经别无他法。

医生察看利威尔情况的时候,埃尔文就守在一旁。他们用上了韩吉送来的针剂,虽然量不多,但这是韩吉能提供的所有。利威尔失血严重,他的心脏快速跳动着,呼吸急促。之前长时间的昏睡或许是为了降低埃尔文警惕,方便自己打探环境的掩饰。但这次,利威尔是真的陷入了疼痛的梦靥之中。

“只是失血过多,也有感染的征兆。但骨骼已经重新接好,内脏没有问题,要看他自己的恢复力。卧床久了会流失肌肉,不利于他的恢复。至于腿部的功能,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没关系”,埃尔文的手贴上利威尔的手臂,他的手心感受到一片滚烫,“只要尽力去救他就好。”

利威尔梦见自己被血腥味淹没在血海中,粘腻的鲜红阻塞了他的呼吸。他挣扎着想要吸入更多的空气,眼见着血海上面的蓝色天空却无论无何也无法浮上去。

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手臂,他听到那一声,“尽力去救他”。他被那只手拖拽着向蓝色的方向冲去,转眼便落入满溢的薰衣草花海中。

床边的女仆愣了一下,顾不上扭干手里的湿毛巾,慌忙跑出去叫医生。利威尔醒了。

有人把他扶起来,在后背位置垫上柔软的枕头,围着他的人很多,但没有人和他说话。医生检查了身体指标后给仆人们安排了详细的护理步骤。利威尔清晰的感觉到腿部的疼痛,细密的冷汗从他的背部渐渐渗透出来。不断有人进来帮他擦汗,随时换上干爽的衣服和洁净的床单。柔软的布料,温暖的床,他们给利威尔加了一针止疼剂,终于让他从疼痛中解脱,安心睡了一觉。

不断地昏睡过去又惊醒,利威尔的身边总守着人,但她们只是护理人员,不是守卫。从床头的窗外看出去,这里不是他原本的房间,楼层更低,空间更大。窗外的光景,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黑夜,唯有墙边大片的薰衣草总是看起来新鲜又热烈。仆人们不回答利威尔对时间地点的疑问,只反复告诉他好好养病,再把熬好的总是温热的流食喂进他的口中。他无法保持一整天的清醒,睡眠颠倒,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长时间。

当他的思路渐渐清晰,感官逐渐灵敏,在清晨的鸟叫声中醒过来时。他在其他人帮他把枕头垫起来,让他坐起身时问,“你们的主人呢?”

他们给里利威尔换上了新的衣服,绸缎般丝滑的触感,利威尔从未见过这么好的布料。房间里的人退下去,埃尔文端着盛着食物的盘子走进来。

他们已经过了互相打探的阶段,利威尔说可以自己吃饭,不需要埃尔文喂。接着又添上一句,我不会伤害你。

埃尔文把手中的黄油刀直接递过去,他没有像之前那样贴着利威尔,没有在床上坐下,没有主动的触碰,只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隔着距离静静地看着他。

看着他安静地吃完柔软的白面包,在皱眉喝下·半杯牛奶后才开口说话。“你还想要吃点什么?”脸上带着温柔的表情,全然不像当时那个用项圈把他从地面上强硬扯起来的人。

利威尔说他需要一些大块大块的牛肉,还有情报。

“除了我这里还有别人吗?其他被你这样·····”利威尔在脑内努力想选取一个合适的词,却还是用了圈养两个字。

“没有。”

“其他可以为你做事的人?除了负责家务食物的仆人们?”

“没有,只有你。”

“那你怎么管理这一片的事务?”

“我没有什么好管理的,”埃尔文微微皱眉,“自从父母因为意外去世后,我就没有了家族产业,没有任何东西需要经营的。”

利威尔显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锐利的目光刺入埃尔文的眼底,“那你怎么摆脱阴影,摆脱噩梦。”

“我读很多枯燥的书。”埃尔文移开了目光,看向了墙角的薰衣草,“但我从来没有摆脱过。你觉得薰衣草有用吗?他们说这气味有镇静安眠的作用。”

利威尔喝完了手中的牛奶,放松了背部陷入后面堆得高高的枕头中,“你在这睡一觉就知道了,我是已经受够了这些花的味道。”

睡意顺着利威尔放松的肌肉向上攀爬,他不觉得埃尔文已经放下防备愿意把事情全部说出,但至少需要了解最基本的信息,于是他问埃尔文,“你想要我叫你史密斯先生,还是像他们一样叫你少爷,或者主人。”

“埃尔文,埃尔文就好。”他没有向利威尔透露过自己的姓名,也没有人在利威尔面前提起。但利威尔通过银盘刀叉上的首字母,结合没落家族的背景猜出了他的姓。埃尔文以为利威尔一直以来过着躲藏或者被囚禁的生活,与世隔绝,没想到他会知道一些贵族的信息。利威尔可能比自己想象得要有用的多。

牛奶中添加的助眠药物逐渐起了作用,利威尔在床上打了个呵欠,他的眼神湿漉漉的,对埃尔文抱怨着说,“我哪里也不去,下次不要牛奶,也不要再用这种药了。”

“睡眠对恢复有帮助,你不能总用杀手的作息要求自己。一天五个小时,对病人来说太短了。”埃尔文终于抬手去碰他的手臂,把他裸露在被子外面的部分重新塞回进去。利威尔被照顾着别扭的表情令他发笑,他忍不住想去抚摸利威尔已经恢复正常体温的手背。

“你是从什么时候,愿意追随我?”

“没关系。”利威尔翻身过去,把话语模糊不清地掩盖在被子里。

“你说,我的脚好不了也没关系,让他们全力救我。”

TBC


评论(22)
热度(94)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