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la malédiction-5【完结】

【上章】



-HE但是爆虐预警!!!!!!!!!!!!!

-预警!!!!!!!!!!!!预警!!!!!!!!!!!预警!!!!!!


<8>

第二天埃尔文没能叫醒他。

全部的窗帘都已经拉上,埃尔文在烛光下观察利威尔的脸。他的眼睛紧闭着,脸上无法消退的疤痕失去了原本的艳红,成为干涸血液一般的深棕色。利威尔的胸腔随着放慢的呼吸上下微弱起伏着,他被埃尔文搂着入睡,被埃尔文温柔亲吻着,甚至被尝试着灌入一点血液。但他的身体发烫,宛如要用尽最后的力气燃烧掉全部的生命,埃尔文无法唤醒他。

埃尔文不知道该如何治愈他,他耗费了一周尝试了各种方法,从高山深湖里高价买来用于降温的冰块,用了接近利威尔味道的熏香,甚至开始研读黑魔法的书,想要把自己的一点生命灌输给他。

他们的爱拖拽着彼此步入深渊。

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厚重的窗帘遮挡不住那些投在房间地毯上的光点。利威尔牵着埃尔文的手,感受到自己和对方不相上下的体温。他终于睁开双眼,看着睡在自己身旁,神色枯槁的埃尔文。

他们对彼此露出笑容。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跳舞。”利威尔抬手搂紧埃尔文的身体,他听到对方的叹息。“我想要在阳光下跳舞。”

埃尔文没有阻止他。

他们换上正式的服装,埃尔文牵着他来到仆人们打点过的草坪。利威尔脸上的伤口在阳光的照耀下全都消失,他像一个完整的人。他的笑容那么快乐,他的皮肤健康地发亮,他在埃尔文引导他旋转的时候发出轻喘,他的皮肤下隐隐透出带着血色的红。斑驳的树影遮挡了大量的光,那些光斑落在利威尔的脸上,在他的眼中反射出光芒。

他的唇贴上埃尔文的,把最后一章节的哼唱压在这个吻的后面。

他对埃尔文说,“我爱你”。

他在埃尔文的手中化为灰烬消失。

埃尔文搂着那套早就为利威尔订做好的衣服,独自一人完成了属于两人最后的旋转。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一句,“我也爱你。”

 

---------------------------------------------------------

外面忽然下起暴雨,走廊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埃尔文推开门,看到修女们从卧室里抱着干毛巾向外跑着。她们向埃尔文匆忙地点头示意,说“孩子们还在外面。”

这里已经被改成了孤儿院。埃尔文卖掉大部分的产业,修改了房屋原本的结构,只留给自己一间书房,一个存放杂物的地窖,和一间小小的卧室。他剩余的产业交给别人全权管理,盈利的部分用于支付修女们和孩子生活的费用。

孩子们在走廊上奔跑的声音,对彼此小声说话大声呼喊的声音,和修女们上课的指导声充满了这间原本只有埃尔文一个人的房子。他每周带两节天文课,平时留在书房里,随时欢迎孩子们进来向他借一本感兴趣的书。他们有十七位孩子,没法安排远距离的旅行,但是埃尔文带他们从书里,从自己的经历中看向外面的世界。

埃尔文帮着修女们把毛巾带下去,孩子们全身湿透地站在门厅里,在外面划过光亮的闪电时瑟缩着惊叫成一团。埃尔文抱起最小的孩子,用干毛巾裹紧,轻声安抚他哭得发抖的身子。这场雨来的毫无预兆,豆大的雨点大力拍击在草皮上,翻起下面的土。孩子们的身上都沾满了泥点,在跑进来时踩脏了门厅前的那块地毯。他们被修女们一个接一个带去洗澡,埃尔文则帮忙把等待的孩子们擦干净。他们身上的雨水被擦干,却又被雷电吓出的泪水沾湿脸庞。

于是他们围成一圈,埃尔文张开手臂尽可能搂住多的孩子们。他在雨声和雷电的间隙为他们解释雨点和雷电从何而来,那些可怖的自然现象带着极大的毁灭力,但是他们都在点燃壁炉的室内,“你们都很安全。”

埃尔文的吻落在每一个孩子的脸上。

修女来走过来准备把第二批孩子带走,她注意到还有一个孩子瑟缩在门厅的墙边。他的衣服看起来非常脏乱,如同在泥土中爬出来一般。修女询问的声音中带着呵斥的语气,他紧张拒绝着女人的动作。在被扯过手臂带走时发出小声的尖叫,他的身体拒绝着向后退去,他的其中一只脚动作僵硬,在被拖动的时候躲避着不愿踏在地毯上。

在两人僵持的时候修女看清了他的脸,她惊叫出声,“这个不是我们的孩子!”

埃尔文走上前去,他看到孩子脖子上有红色的疤痕。他们收留的都是无家可归的儿童,或是被父母所遗弃,或是家人遭遇了不测。埃尔文担忧地看着那道长长的红痕,从嘴角到锁骨,他不知道这孩子究竟遭受怎样的虐待,是哪里来的可怜人。

那孩子看了一眼埃尔文,又慌乱地错开了目光,他的头发很长,声音尖细,听不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埃尔文走上前,让修女先带着别的孩子离开。他跪在孩子的眼前,眼神与他平齐。对方几乎把全身都贴进墙角的黑暗中,他的手试探着把毛巾披上这个瘦小颤抖的身体,那些水珠还沿着孩子的下巴向下流淌着。

“外面雨真大,闪电也很可怕。一定很冷。”埃尔文低声说话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他的询问不带一丝迫切。“你的父母呢,你的家人呢。你和我一样,只剩下自己一人吗。”

埃尔文的手小心翼翼地探上这张冰凉的脸,他的手心温暖,从脸颊的位置把头发向孩子耳后拨弄着。他闻到熟悉的味道,那曾在他枕边陪伴着他入梦的香气。

有闪电从窗外滑过,埃尔文终于看清了眼前人脖子上的纹路,那是红色的胎记,重合于他记忆中熟悉的印记。孩子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埃尔文,他的脸不经意地蹭过埃尔文停在脸上的手。

“你不怕我。”他的手抚过自己从脸蔓延到锁骨上可怖的痕迹。

“我不怕你。”埃尔文对他露出笑容,“你从哪里来?”

“外面的那棵树那里。”

他们曾在那里跳最后一支舞。

“你叫什么?”

“利威尔。”

 

END


评论(4)
热度(81)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