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驯兽-1

-AU 终于写了性癖所向 扮猪吃老虎富二代总裁团驯服利的故事 米克友情向设定

-一点也不玛丽苏【还是黑暗系列【但鸡妈绝对不发刀!【造谣


他们的主人今天回来,还带了客人。

大门反复开了又关,仆人们匆忙凌乱的脚步声打断了清晨的宁静,早上五点,Zacharias公馆迎来了第一批访客。

柔软的布料在一尘不染的家具上一次又一次地擦拭,黏附细小浮尘的装饰品被羽毛仔细清扫,地面上打过蜡,楼梯扶手重新保养过。一筐筐的白百合从远处运来,每一束都被人掐断花蕊。主人享受清香的气息,但不能接受花粉的存在。在运送过程中受到挤压,黏附在白色花瓣上的亮黄色花粉,被湿巾擦拭干净或者整株丢弃。新订的长条地毯在木地板上滚出一道华丽的走道,深蓝色暗花,是为这位客人专门准备的。

管家戴着白手套的食指从三楼到一楼不停歇地划过,依旧是洁白如雪。他们这才放下心来,所有的仆人和管家,在整整两周的忙碌过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Zacharias公馆实际上是米克修建的收藏室,用他的话来说只是一个杂乱无章的仓库,偶尔带点朋友来看看。没人知道米克究竟势力有多大,他手下的娱乐产业,从对黑市交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脏乱的赌场,到服务普通家庭的马戏团,还有专为上层打造的声乐表演餐饮聚会。场所有着各色的牌匾和多样的名字,但背后全都连着米克的名字。经济会有波动,政局会有轮换,但娱乐,是人们在黑暗中长期追寻,不愿放下的唯一希望。

米克对外宣称不问政事,私下也对自己从四处寻来的宝物不太敢兴趣。虽然这里是财富的象征,但总是缺少了些温情,除了生意上的往来,重要人物的宴请,米克自己不常来这家公馆,全权交给专人管理。但这次不同,埃尔文要来,没有搭上任何的利益纠葛,只是作为朋友来看看。

这次会面的契机来源于埃尔文在酒会上对米克说的一句话,他需要一件家具,他的家里太空了。

原本环绕在两人身旁的人们不约而同地放低了谈话的音量。他们知道埃尔文要的绝不仅仅是一件普通的家具。埃尔文的富有足以让他买下任何他喜欢的产品,甚至买下最好的工匠,为他打造出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但埃尔文只推脱自己运气好才得以继承大量的遗产,自己并不懂该如何花费,需要米克的建议。

米克怀疑的眼神一闪而逝,他邀请埃尔文来他的公馆,展品可以给他参考意见,也能一同讨论采购家具的事情。而埃尔文回应给他一个,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温和而感激的笑容。

埃尔文总是这样温和的样子,在双亲意外去世后,有很多未了结的利益冲突找上门来。无论他们提出多么不合理的要求,埃尔文都不生气。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他答应把钱准备好,屋里人们想要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拿,恭恭敬敬地把人送出去,连仆人都觉得少爷受了委屈替他不平。埃尔文只露出无奈的笑容,“因为我平时只会读书,一直没有好好接手家里的事情········可能史密斯的家业,就要败在我手里了吧。”

那些上门取笑,折磨过埃尔文的人,想要从史密斯夫妇的死亡中获取利益的人,名字长的可以列出一条高过米克的卷轴。但只有米克知道,那些人的名字和活动的痕迹,正被一个个抹去。埃尔文的住所简朴地不像是富贵人家的庄园,除去那些所剩无几的古董家具,他手里真正值钱的,是人。是史密斯家族利益链里留下的,忠诚可靠的杀手们。包括米克,和埃尔文自身。

但已经很久没有轮到他们亲自动手了,自从埃尔文父母去世后,清理完残局的埃尔文让组内大部分杀手解散,去了不同的地方。他不考虑重振家业,米克看着埃尔文坚持给自己上药。腹部的弹孔,纱布已经和肉长在一起,又被生生撕开,在血液和脓中换上新的药。埃尔文额头上渗出汗,但眉头都没皱一下。他说想要自己安静一阵,“还有太多的书,没来得及看完”。

已经过去快十年,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离埃尔文的生活越来越远,人们只记得他是个没落家族的富公子。那些杀戮的日子被埋得很深,埃尔文踏进米克收藏室时脸上露出的惊讶表情和二十年前的那个少年没有任何不同,米克都几乎忘了他举枪杀人的神情。

埃尔文有着自己的信息网络,虽然米克并不清楚他是如何操作的。他近期确实收了几件珍品,花费大价钱跨海走私运来了两件大号青花瓷,还有从黑市弄来的完整兽皮和古董橱柜。米克不介意埃尔文看上他的收藏,摒弃杀手的身份,他是一个朋友,一个商人,不介意忍痛割爱从中赚上一笔。

既然埃尔文说的是家具,那就先从古董家具看起,从实用性强的暗锁雕花柜,到少有的象牙反色古钢琴。埃尔文的眼神飘忽不定,像是对每个都很兴趣却又不满足于此一样。米克任由他在公馆内走动,直到他在展示首饰的玻璃橱窗前停下了脚步。

各色的宝石,由金色的丝线缠绕着,组合成浮夸华丽的冠冕。

米克看到埃尔文眼里的光芒,不屑地斜靠在玻璃橱窗上审视着里面的物品。

“这虽然看起来不错,但应该不是正品,多了韧性也不够柔软。来源不清楚,但正品绝对不只这个价格。”

埃尔文没忍住脸上的笑,“说不定只是卖的人和你一样没眼光。”他的蓝眼睛反射着宝石璀璨的光,似乎已经完全深陷其中。

“我可以卖给你,但如果你带回去,最终发现只是赝品的话,。也不要说是从我这里买的。”

“不,没有人会在意。你知道我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他是真心喜欢这件物品,但还是不甘心地问,“那你知道哪里有正品吗?我记得阿克曼家族······”

“那只是个传说罢了,‘带着金子的光芒,比匕首要锋利却又柔软服帖’。谁知道掌握这门技术的家族是不是真的存在。”米克拥有的很多,他对一两件珍品并没有很深的执念,“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可以帮你留心,但我从未听过正品的消息。”

埃尔文是在一个夜晚收到米克那边运来的货物的。他让搬运的人把东西直接放在地上,忙着读完手里书,没有当场开箱验货。

米克买卖经手的东西多,他们知道该如何好好保护珍品,更何况是交给埃尔文的货物。

厚重的皮箱,边缘没有磕碰的痕迹。埃尔文把书放下,俯身半跪在箱子前面。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锁扣,内衬的红丝绒布料裹着柔软的丝绒,杜绝了所有对货品造成剐蹭的可能性。璀璨的宝石,用金线相连,放在货品中央被环绕着的华丽的冠冕被取出随意放在一旁。埃尔文真正想要的东西正静静躺在里面。

蜷缩着,因为药物作用熟睡着,有着苍白肌肤的少年。

TBC

评论(7)
热度(131)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