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梦

-原著向

-情节来源于自己的两个梦 拼凑起来成为一个片段 那些在梦里觉得合情合理的事情,有时候在醒来后回想又会觉得不解或者惊恐 

【而且毫无逻辑可言【看起来就像是拼的【我和别人吐槽这像是一篇景物描写练习【语文老师打人系列【也不知道记住梦是好事还是坏事


利威尔梦见了他第一次出城墙时遇到的雨,还有雾。

厚重的雾气带着令人难以呼吸的粘腻水汽,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利威尔低头,甚至看不清自己的手。这里肯定死了大批的巨人,或许也死了大批的战士。

他在这片模糊的空间里缓慢前行,直到那雾气终于被越来越大的雨水冲散。眼前是一片墓地。

密密麻麻的墓冢,层层堆叠,在弥漫的水汽中看不到尽头。

他很熟悉这片场景,新鲜的泥土,被仓促挖开再迅速填上。有时候能找到一截断在外面的手臂,有时候只找到一片被撕裂的衣服,哪怕只剩下一片指甲,一根头发,他们都会出于敬意,挖出一个容纳一人大小的坑,再把能找到可以拼凑成一个人的东西填埋。

有很多解释的话需要回去说,对死去人的至亲和挚爱。远征距离墙边太远,或是天气太糟,尸体无法堆积运输,就只能把战友们这样草率地掩埋在原地。没有祈祷的话语,没有供奉的物品,甚至没有坐下好好流泪的时间。他们努力把人曾经的痕迹留在墙外,但无论怎么堆叠起那个圆滑的土堆,下一次再来的时候,那里已经被雨水冲刷的几乎没有留下痕迹。

但现在利威尔有很多的时间,看着那些还有弧度的土堆,他们离开的时间并不长,利威尔还有很多话想和他们说。

有时候不需要做任何的解释,梦会有它的背景,梦中的现实。利威尔清晰的感觉到,在这个梦里,埃尔文已经死去。

他独自一人站在雨中叹气,低声说,“埃尔文。”

泥土有了松动的痕迹,向上鼓出一个小包,又被雨水冲刷地塌陷下去。有人从里面慢慢爬了出来。

这不是埃尔文,也不是利威尔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看不清五官,从泥土下面站起来的人,向着利威尔的方向缓缓走去。

随着死去时间的不同,他们身上的衣服的状态不一样,被水分泡着,被泥土里的生物侵蚀着,调查兵团的制服变得泥泞不堪,最后成为破碎的布条拖在地上。

但利威尔知道这些是值得自己信赖与尊敬的人。

他们把利威尔围起来,仔细地抚摸利威尔的皮肤,原本模糊的五官因为接触到活人的生机而渐渐变得清楚。虽然僵硬的脸无法做出表情,但利威尔能看出他们干净的脸上,那些存在过的美貌。高挺的鼻梁,苍白的皮肤,他们身上依旧挂着残破的伤口和泥泞,黑暗的蜘蛛和蛆虫沿着他们的手臂往利威尔的身上爬,但利威尔说不出拒绝的话。

为首高大英俊的男人已经吸收了足够的生命力,严肃地问他,埃尔文在我们这里,你要和我们一起走吗。

“好,”利威尔低头看自己已经沾满泥巴的身体,“但我要整理一下再去。”

他自己,像是已经被埋在土下一周的尸体。衣服被撕扯地破碎不堪,利威尔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整洁地去见埃尔文。

有一只蜗牛在他腿上裸露的皮肤上爬,爬出一道长长黏液,印下亮晶晶的痕迹。利威尔抬手把蜗牛拎起来,透明蠕动的细肉被拉扯,腿上也感觉到一阵撕扯的触感。他把壳握在手里,但那块挣扎的肉还黏附在自己的皮肤上。

恶心的情绪在心底慢慢升腾起来,但他还顾不上去处理这种感觉。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埃尔文。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为什么?我们是否有好好埋葬他?

像是一个已经预测到结局的故事,利威尔无法做出任何改变,只能接受结果。他惊讶于自己的麻木和冷漠,无法流出任何的眼泪。

利威尔对生命的放弃,先从埃尔文失去的右臂开始,有生物在撕扯它,咀嚼它,吞噬它。他闭上眼睛,雨水浸透身体,感觉自己已经化为尘土。

不远处传来一块木炭被烧灼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噼啪声,利威尔猛地醒了。

他的心脏在胸腔内剧烈跳动着,像是用尽全力要把他从梦中唤醒一般,在空落落的体内发出巨大的回声。他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被子外面,已经变得冰冷僵硬。

埃尔文,埃尔文。还没把梦境和现实好好区分的利威尔,忽然想起梦中埃尔文死去的这件事情。巨大的悲伤忽然把他笼罩起来,令他的眼眶发酸。他怎么竟能做到如此冷静的接受这个事实,那怕那只是个梦都让清醒的自己颤栗起来。

他把冰冷的手蜷回被子里,用力把自己缩成一小团。

从后面传来温暖的热度,一夜过后新生的胡渣沿着下巴的弧线冒出来,轻轻扎在利威尔裸露的肩膀上。埃尔文的手从后面环上他的腰,搭在利威尔贴近腹部取暖的那只冰凉的手上。

“怎么了?”

“我梦见你死了。”

身后传来轻笑的声音,不是嘲笑,也不是苦笑,是带着劫后余生放松的笑声。“我还活着。”

是的,埃尔文还活着。那些缓慢生长的指甲,被睡得凌乱又将被重新打理好的头发,他贴上利威尔身体时体毛挠出的痒,他呼吸出温热又在空气里冷却的气息,他柔软的唇,灵活的舌尖,一次又一次意犹未尽的吻。带着温度,鲜活的,活生生的血肉。

但越是这样的爱他,利威尔越为梦境中未知的浓雾刚到恐慌,越为坦然接受死亡的自己感到难过。

“你还活着。”利威尔的泪却这样私自落下来。

END

评论(6)
热度(51)
  1. 票瓜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