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潘神的孩子-6

-每天都下蛋的鸡是不会轻易被杀掉吃的【我在说什么

-前篇:【1】【2】【3】【4】【5】【6】【7】【8】


埃尔文抬手驱散地狱的火焰,利威尔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和平淡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刚刚进行了一场残忍的杀戮。埃尔文把残留的火焰关进利威尔私自开的地狱之门,就是那个他小时候常见的忏悔室,他曾攀上座位隔着黑帐去看利威尔的脸,但并没在里面找到利威尔。现在的埃尔文脸上带着一丝温情,像是刚为爱人煎煮完早餐后关上橱柜的好丈夫。

潘神不喜欢杀戮,不喜欢飞溅出的血液,不喜欢被火焚烧后被风吹散的骨灰,也不喜欢听那些嘈杂的尖叫声。但他从其他人消散的灵魂中获得了必要的能量,足以让他收回蹄子和角,让他用整洁的样貌去面对埃尔文。

从祭坛上走下来,他们都穿着牧师长袍,而埃尔文,已经长的比自己高了。

比起多年未见的怀旧之情,利威尔警觉地盯着埃尔文的一举一动。恶魔间也有势力的高低,利威尔暗自衡量他们形体和魔力上的差异,如果埃尔文能这样随意的诵念献祭的咒语,他也并不是什么善类。

埃尔文忽然抬手扯他的袖口,一如小时候那样上来摸他角一样的鲁莽。利威尔期待着却又担心这样的肢体接触,从单纯揪着衣服,到隔着衣物握紧他的手腕,再向下抚摸着,轻轻握紧他的手。

地狱烈火般的灼烧感,和心底忽然而起的情欲之情忽然把利威尔笼罩在其中。他深吸一口气压制住不安的心绪,被埃尔文触摸的地方火辣辣的疼,但久别重逢,利威尔最终还是对埃尔文露出笑容。人类与潘神接触,为醉心淫欲的邪魔带来的惩罚般的疼痛,埃尔文还是人类。

像是被已经不存在的女人的灵魂影响着,利威尔内心升起那不曾属于他的忧虑与希望,但现在他确认了埃尔文的身份。这孩子一如他承诺的,不会轻易失去自己的心。

埃尔文看起来已经三十多岁,利威尔知道人类重逢会问对方过的怎么样,问他们是否有伴侣,是否已经有了孩子,是否过的幸福。利威尔也想问他离别后去了哪里,但他更想知道埃尔文为什么要回来,要回到这个令他伤心欲绝的地方。他又是为何有这样的执念,至今没有放下利威尔。

但利威尔不打算问任何的问题,他知道人们很快会发现这一组消失的队伍,唯一活下来毫发无伤的埃尔文将会有麻烦。人类的生命太短,因此潘神不希望被任何人迷恋或惦记,他不会以真心去交换爱意,他只想让埃尔文赶快离开。

埃尔文的眼神一刻也离不开利威尔的脸,他不顾潘神的催促说,“让我先给你治疗吧。”他们穿着一样的衣服,埃尔文知道该从哪里方便脱下。但利威尔不想再被他的手触碰,说自己会脱。

背对着埃尔文,却能分明感受到身后炽热的目光,利威尔把衣物一层层褪下,露出里面不见阳光的苍白皮肤,和身上大片被圣水灼烧,毫无自愈迹象的伤痕。他不确定埃尔文会怎样实施治疗,或许他知道一些人类医学的知识可以用在潘神身上。埃尔文是个牧师,偶尔也会接触到病人。人们会把无法解释的恶疾称作是恶魔作祟,但有时候确实只是少见的疾病而已。

埃尔文让他露出潘神原本的皮肤,于是他看到了苍白皮肤下那些细细发青的血管,和失去掩饰的,密布着鞭子,抓痕,凹下去,凸出来的新旧伤痕。还有依旧冒着淡淡黑烟,圣水在皮肤表层持续往里深深渗透的腐蚀痕迹。

尾巴不安地抖动,蹄子并排安分地紧贴在一起,利威尔忍耐着疼痛,忍耐着被人类挑起的欲望,在胸前不断划着十字。

他冰冷的手被埃尔文温热的手心包裹着,埃尔文靠近利威尔,他的呼吸沿着裸露的皮肤攀爬,从胸口到脖颈。来自人类的体温围绕着他,接着是一个又一个/炽/热/用/力,宛如/啃/咬/猎物般/的/吻。

利威尔猛然惊醒,他抬起上臂抵在埃尔文脖子上,邪魔用了最大力道,把埃尔文整个翻身压在祭坛上。“你想要干什么!”利威尔的眼里冒出红色血丝,四散的黑雾释放出压迫感极强的杀意,“你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这是在毁灭我。”

埃尔文毫不畏惧潘神的怒火,他知道这一下释放了潘神过多的体力。在怒火的冲击下,潘神所剩无几的自制力被早已激发的/欲/火/压制的溃不成军,利威尔却还在努力维持着他/贞/洁/的那一面。他苦苦支撑着,不愿把自己全身献给/淫/欲/,不愿沾染别人的液体。但他已经无力维持下去,潘神再次举起手开始强制性划十字的时候,被挣脱禁锢的埃尔文钳制了手臂。

他的双手被埃尔文紧抓着向上举过头顶,利威尔被反过来压在属于自己的祭坛上,被迫接受埃尔文强硬的吻。从一开始的紧闭牙关,到渐渐脱力接受埃尔文舌尖的邀请,利威尔觉得每一处被埃尔文/接/触的地方都发出灼烧的疼痛。他感到无比痛苦,/肉/体上却展现出渐渐痊愈的迹象。

潘神将永远陷入/欲/望,并无时无刻,从内到外,感受到地狱火焰灼烧,生不如死。利威尔知道一旦接受这样的体质,他将陷入万劫不复,永远无法再回到不被沾染的生活。他的眼眶因为身体和内心的痛苦留下黄色的泪滴,液体跌下祭坛,发出清脆的声响。一枚金币,和他曾给埃尔文的那枚金币一样。

埃尔文知道这样的结果,他知道利威尔在顾虑什么。但他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同情,脱去衣服压上了利威尔的身体,“相信我,你会爱上这样的感觉。“

TBC

评论(18)
热度(64)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