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潘神的孩子-5

-我觉得我可以日更【严肃认真

-顺便加一好消息 剧情写的比想象中多了 导致肉有两章

-前篇:【1】【2】【3】【4】【5】【6】【7】【8】


利威尔没有考虑离开,但现在的情形对他十分不利。

女巫和恶魔勾结的消息传开之后,捕捉女巫的热潮忽然兴起了。人们猛然惧怕起长久以来一直和自己共享同一个地区的女人们,他们转眼忘记了女人们为这里带来的兴盛和愉快。从事/肉/体/生/意/的女人被全部列为来历不明的人,有可能会与女巫有勾结。她们先是被孤立,无人问津。接着抓捕的命令便从内城传出来,像一场被埋伏的战争,或者是蓄谋已久的阴谋,手无寸铁的女人被全部关起来,在各种各样的刑具下被拷问。那些曾经动过心的人此时全都撇清关系,那些真心实意的告白在此刻转化为虚伪的证词。人们把这里发生的一切罪恶归咎于女巫的法力迷惑了他们的心智。

可怜的女人们没有一个是女巫,但全都认识那个恶魔。利威尔的住处难以搜寻,人们便着眼一场场杀戮中。他们只在乎手上掌握的生命,并不想浪费精力去找那个踪迹难寻的恶魔。

背后的老板用尽一切去撇清自己与女人们的关系,他花大价钱去疏通人脉,但还是躲不开拷问。不得已之下出卖自己的妻女,说她们蛊惑了自己。最终眼看着亲人被送上火刑架,在自己面前惨叫着被烧死。

活着的知道利威尔的人越来越少,他只是报告里一个被频繁提起无从考证的名字。但随着/肉/欲产业的衰败,利威尔失去了食物来源。在人人自危的环境下,互相猜忌成为了填补人们空虚的唯一消遣。利威尔无法享用/性/爱/,他在挨饿的状态下日渐消瘦。

他可以在自己的祭坛旁的黑暗隐蔽自己的身影,忍饥挨饿几十年,直到人们忘记此时这惨烈的盛况。平和时代茁壮发展的欲望会用诱人的香气,再次唤醒沉睡已久的潘神。

树木很快遮天蔽日地生长起来,把属于利威尔的祭坛掩盖在厚重的阴影之下。

利威尔猛的醒了,不是欲望的香气,而是火焰逼近时皮肤上炽热又狂烈的疼痛。他并未感觉到极其强烈的饥饿,因此料想沉睡的时间不会超过五十年。此时利威尔已经被烈火团团围住,靠近祭坛的植物迅速地失水枯竭。他的祭坛是厚重牢固的石板,并不是易燃的材料,因此潘神冷静地坐在自己的祭坛上,等待着始作俑者的现身。

他不是预言者,也没有料想到随着讨伐女巫活动又兴起了一项古老的职业,狩魔人。

女巫的名号把其他的各式精怪带入人们的视野,异想天开的收藏家想要在自己满是猎物的墙上添上一个潘神的头颅。虽然人类辨别不了潘神的踪迹,但狩魔人可以。市场上多的是坑蒙拐骗顶着职业头衔,却毫无能力的人,但这位收藏家显然带来了一位真正的狩魔猎人。

他们还带来了很多其他人,除了狩魔猎人,还有有举着长枪的士兵,也有准备颂祷文的牧师。他们在等待火焰渐渐熄灭的同时慢慢缩小了包围着利威尔的圈子。

戴着帽子的狩魔人忽然向四方丢出圆形的火药,它们在落地的瞬间炸出巨大的火球,照亮了一切。哪怕只有一瞬间,四周的影子全部消失,利威尔在那一刻无法遁入黑暗,他就无处可逃。

早已经准备好的圣水被粗暴地泼在利威尔身上,潘神还穿着那套牧师的衣服。但布料下的皮肤却因为被圣水浸透的缘故迅速腐蚀,隔空冒出一股黑色烟雾。长久的饥饿,被火焰照耀迷惑了的双眼,再加上这样突兀粗鲁的攻击,使潘神完全失去逃脱的能力。

利威尔难以维持人形,他的头部冒出长长的犄角。下半身在长袍中努力地蜷缩着,却无法遮掩那双令他感到羞辱的蹄子。利威尔的眼里一瞬间流露出不知所措,如同一只落入陷阱的羔羊,看向围困他的人群。

士兵们举起了火炮,这是他们第一次用这样的兵器对付邪魔,脸上带着残杀时异样的兴奋。

牧师走进包围圈,他毫无戒心背对着利威尔,大声念起祷文。利威尔被笼罩在他高大身体的阴影里,黑暗给了他休憩的机会。他无心在嘈杂的环境中分辨牧师的咒语,只警觉地盯着牧师的的动作。

耀眼的金发,手中高举的金色十字架,十字架底部带着的刻痕。利威尔忽然认出了埃尔文,听懂了他此时念的咒文,那不是什么祈祷驱魔的话,而是向地狱烈火献祭生人的咒语。利威尔熟悉这样的语句,他正是这样带走了一个个灵魂,包括埃尔文的乳母。埃尔文举高他的手臂,地狱的火焰从那个不引人注意的黑色忏悔室中忽然喷涌而出,吞噬了环绕着他们的一切。

 

TBC


评论(11)
热度(67)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