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潘神的孩子-3

前篇:【1】【2】【3】【4】【5】【6】【7】【8】

-其实快写完了 进度比发出来的快一章 会先拿给熊看 问点莫名其妙的问题【比如你觉得他要长个什么形状的尾巴【然后暗示熊画【疯狂暗示


埃尔文站在门旁,等利威尔出来见他。他几乎每天都需要走上好几公里来回被丛林环绕的小路,到利威尔的房前。他上周刚满十二岁,但看起来矮又瘦,一双蓝眼睛在营养不良的脸上,被金黄色的长睫毛环绕着显得格外突兀。女人们说他每日这样跑太累了,累的他就只剩一具骨架。

“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妈妈”埃尔文接过乳母们在他脸上的亲吻,每日和她们告别。

两年前那场拍卖过后,这边的人多了很多。他们尝到了拍卖的好处,开始从外面搜刮美丽的妙龄少女。有被生活所迫的,也有对未来毫不知情的,女孩们从不同来源被送来的,被扣上重重的锁链,关在架构有上臂骨般粗的铁笼里。铁扣拴在她们的脖颈,重的把美丽的脸都拖在地上。偶尔也有男孩子,但他们不光顾利威尔的生意,也活不了太长时间。

来的人多了,在日后闲聊总有走漏风声的人。有商人听说了利威尔的药,想要去找这背后的秘方,他们举着火把在林子里绕来绕去,跟踪女人们的身影。最终失手点燃了一片树林,把目之所及的大片绿林化为灰烬。

女人们讨论着利威尔,说他必定是死在了这场大火中。但埃尔文当晚就在房里见到了利威尔,他站在墙边的黑暗中,说不能让太多的人去打扰他,以后只能让埃尔文去当一个递药的人。

他只是一个妓女堆里长大的孤儿,人群厌恶他,却没人会注意他。

就这样毫不引人注目地,埃尔文的工作转眼已经两年。一开始是火后丛林的灰烬会显出灰白,引导他走向利威尔的房子,接着后来长出生机盎然的蕨类也会为他让出道路。再往后一年,遮天蔽日的植物又长了起来。埃尔文每日在叶片的阴影中穿梭,不见阳光更显得原本白皙的肌肤掉去血色。他的妈妈们心痛他的苍白和瘦弱,担心他被不善的恶魔夺去灵魂。他总把她们的手引向自己的胸前,他的心脏在肋骨突出的胸腔中健壮激动地跳动着。“我只是骨架长的太大,需要慢慢用肉去填补。我不会随便失去我的心。”

但他没有告诉女人们,他的肤色越与利威尔接近,他就油然而生莫名又躁动的喜悦。

埃尔文无法在房里找到利威尔,只能每天等他从里面出来。潘神手中已经备好当天需要带走的药,甚至根本不需要埃尔文告诉他有谁需要。但埃尔文每日总会报上需要药的人名,利威尔就一包一包按照人名把药放进他的手心。

今天说到最后一个名字时,埃尔文垂下眼低声说,“她死了”。

是那个当年带埃尔文来找利威尔的女孩子,那个第一个被拍卖的女孩。

“嗯。”利威尔的手中空空如也,“那晚来的人太多了。”

这样的事件总在发生,但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正面谈及死亡,埃尔文抬头看向利威尔的眼,从中看不到任何一丝怜悯。潘神的黄眼眸不带任何情感回望着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催促他离开。他从埃尔文那双明亮的蓝眼睛里也看不到任何的遗憾,只看到自己模糊的倒影。

人类应该会把别人的死亡当作一个教育的好机会,或者是从中获取教训,或者是从中寻找释然。但利威尔不是埃尔文的父亲,他的手在衣服的遮掩下画了一个十字,手中握着凭空多出的金币落入埃尔文手心。“这是她给我的报酬,我用你们的货币还给你。她已经没有任何的家人,两枚金币,一枚把她好好安葬,一枚拿去在她的墓前立上十字架。”利威尔轻轻叹出一口气,“她直到死,都是一位虔诚的信徒。”

在埃尔文把手收回去前,又有一枚新的金币掉进他的手心,“这是你工作的报酬,你以后不用再来。”

原本的男孩很快就要长大,他与魔物在一起呆的时间越长,越难以重新融入人群。利威尔观察到埃尔文的骨骼蓄势待发,他的肌肉即将膨胀健壮起来。埃尔文很快会变得英俊地引人注目,便不能再做这种必须低调的工作。如果现在让他离开,长大后他就会忘记丛林的引导,忘记女人们用的药,也忘记利威尔。迅速成长的男孩或许会在酒精上,在香烟上,在追求着爱人的途中,把那枚手中的金币很快的挥霍掉,所有的,在利威尔这里的见闻,最终就只是他记得不真切的一场梦。

“如果你需要钱,夏季码头会有搬运的工作,五百箱货物,就是一枚金币。”

埃尔文不贪恋钱财,他只是不愿离开利威尔。见过了太多人类的恶行,他下意识地远离人群,向着林间深处靠近。人与魔物的界限愈加模糊,甚至利威尔的冷淡都显出一丝友善。

“但是你曾经救过我···”

“我只是觉得有趣才把你带给她们,并不是出于仁慈。我并不是人类,你也不必对我有所感激。”

“那你是什么呢?你和那些树,那些花,那些精灵一样吗?你代表了什么?”

这似乎是一个很难以解答的问题,利威尔考虑了很久,才看向埃尔文的眼睛,不容置疑地回答,“代表了爱。”

可以理解为恶魔对自己的开脱,又或者只是为了用更接近人类理解的语言,去解释自己认为完全没有罪过的一种情绪。

埃尔文把药带回去,对女人们说利威尔不再让他过去。又再去街边冷清的墙角找到那个满身烟气,眼袋深重,瘦骨嶙峋的女人。那个脾气暴躁,开口闭口都是粗鄙语言的女人,是他最信任的妈妈。

像是发现宝物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般压低了惊讶的语气,埃尔文说,利威尔代表着爱。

女人差点被烟呛到,对着埃尔文发出了一声嘲讽短促的尖笑。她满布血丝的眼扫过埃尔文满是喜悦的脸,枯瘦的手安慰地轻轻拍了拍埃尔文的头。她又深吸了一口烟气,想起了自己无疾而终的那个死胎。“嗯,或许是吧。”

TBC



评论(9)
热度(62)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