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潘神的孩子-2

-前篇:【1】【2】【3】【4】【5】【6】【7】【8】



一个金属的十字架,压在放孩子篮子的底部。利威尔无法触碰十字架,于是连着篮子把东西交给女人,说是作为哺育的报酬。女人在十字架底部看到了生硬的刻痕,镀金的外层因为生硬的刮刻露出里面被氧化发黑的银。埃尔文,是孩子的名字。

街区上的女人很多,绝大多数为了生计不可以要孩子,或者早已失去生育能力,但其中不乏喜欢小孩的人。她们围着埃尔文,来回传递着襁褓,去亲吻他去/拥抱他。客人留下可以给孩子吃的东西就拿去喂养他,客人送的用于讨好女人的首饰也留下逗他。埃尔文吃饱了就不再哭闹,甚至在女人们工作时也不怎么发出声音。人们有时候会忘记他,又在想起来时急匆匆绕过薄纱般的帐子去看他。埃尔文专注地盯着空无一物的角落,在有人进来时才挪开目光,他喜欢对着人笑,又不会发出婴孩般咯咯的笑声。

如果那是一对黑色的瞳孔,占据了眼眶,会让人想起恶魔的脸。但这孩子长了一双湛蓝的眼珠,女人们把他捧在手心,说这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利威尔没有再关注过这个被自己救了的孩子,他对小孩没有喜欢或是厌恶,只觉得需要一个处置婴儿的地方,而女人们的街区是唯一和他有联系的地方。

他渐渐忘记了埃尔文,直到有位年轻的女性带着他出现在利威尔的门口。

她才14岁,前两年就被家人卖到了这里。女人们总提起她,说这还是个女孩子,太小了。她们的手抚摸着忏悔屋的乌木,把落在上面的香烟灰扫在地上,嘴里再吐出一个烟圈。但是又怎么样呢,她做久了,也就习惯了。

这样的惨剧已经令人麻木,女人们甚至连互相安慰的心力都已经失去。

早就有人带女孩来过这里,上面的人还没决定什么时候拍卖女孩的/初/夜,但女人们考虑早点让她做个准备。

女孩长着一对大大的眼睛,看向利威尔时里面满溢着恐惧,她不敢提出要求,不敢提出祈愿,只坐在忏悔室里抽抽搭搭地哭。眼泪浸湿了两人间的薄帐,和那片被摸得圆滑的木头。

利威尔说它可以提前收报酬,虽然现在女孩并不求/避/孕或者/堕/胎,甚至没有任何经验。但至少利威尔可以从现在的交易中获取利益,等女孩决定了愿望再作打算。而女孩,也可以在每晚的噩梦中获得陪伴,虽然只是恶魔那双昏黄眼睛的凝视。

她不需要干任何的活,白天总有人脱去她的衣服给她糊上厚厚的药草,再用粗糙的毛刷粗暴地刷去。女孩从一开始的抗拒挣扎,到被狠狠扇了一巴掌后痛哭,再到最后的眼神空洞。她的皮肤因为细心的保养而白皙顺滑,是男人们心中的魔物。利威尔站在黑暗中,看那些粗野的男人用胡渣扎她的脚心,/性/器在她的腿间拖动,/射/在/她白皙的小腿上,/射/在/她冰冷的手心,/射/在/她没有表情的脸上。有时候她会对上利威尔亮黄色的眼,和猩红的舌尖,无声的流下泪来。

利威尔从/泄/欲/的一方获取饕足,再从承受的一方获取恐惧及绝望。那种越努力越被厌恶被排斥的无望的爱,随着喷出的/体/液/一同无力的淌向黑暗。

这是一门生意,女人是他们重金打造的货品,他们要让更多的人尝过这个/尤/物的滋味,才能变本加厉地提高价格去卖她。

她自知逃不过自己的命运,最终选择闭上眼睛接受那些在身上的液体,不再去看利威尔的那对眼睛。第二天,她来到利威尔的祭坛前,穿着华丽又舒适的衣着,手上还牵着那个前几年被利威尔救了的孩子。潘神早已坐定,在忏悔室里等她,女人十指交扣,她已经下定决心但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她请求利威尔救她离开,利威尔说无能为力。

她问利威尔有没有可以让她的初夜不疼痛,或者不因此沾染上疾病的方法。

“这些祈求,你该去求神,而不是来求像我这样的魔物。”

“哦,但是除了你·····并没有人回应我。”她本已干涸了的眼眶中又溢出泪水,在忏悔室内哭泣起来。

女人最终要了足够的/避/孕,和一些利威尔从森林中其他精怪中听说的,微不足道的止痛方法。

“你知道还有另一种方法。”利威尔没有表情的脸上忽然显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但女人慌乱地摇头拒绝,拉着埃尔文要离开。

原本乖巧的埃尔文看着走出来的利威尔,忽然停下了脚步,无论女人怎么用力拉扯他,都不愿意挪动半步。这样短暂的停留足够让利威尔说完接下来的话,“从/性/爱/中获得喜悦,沉迷于/性/欲/当中,无论多么疼痛,多么苦闷,我都能将它转化成/快/感/。而你也将从中获益。”

“那我就会堕落,永远不再是一个真正的人!”

利威尔在黑暗中走出来,他的衣摆翻飞,从中溢出无尽的黑雾,眼神的黄光愈加明亮,从头上像藤蔓般延伸出弯曲的山羊角。“你的同伴作恶多端,你又何必要求自己,去做一个真正的人。”

女人因为害怕而剧烈颤抖着,她无力自保,但还是尽力把埃尔文抱在怀里,不希望他目睹恶魔的真面目。利威尔凑得很近,近的能看清他不属于人类的猩红色舌尖,和上面的细小倒刺。但埃尔文毫无畏惧,眼神一刻也离不开利威尔,他腾出一只手,好奇地摸在了黑山羊的角上。

肌/肤/相/亲,肢/体/接/触。人与/淫/乱/之神的接触会勾起人心中的/欲/望/,但对于潘神而言,触碰过的位置将如同地狱之火炙烤一般地疼痛。

利威尔迅速化为神父的外表,黑色的烟雾躁动不安地向黑暗的角落逃窜。他深呼吸着,在黑色的衣服下急促划着十字。埃尔文的蓝眼睛对着他,他此时无论如何也无法驱散头上灼烧的疼痛,和心底剧烈的跳动。


TBC

评论(6)
热度(61)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