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feast-1

-Au 调酒师&木匠埃尔文x士兵利威尔

-短篇 预计3-5章完结

-依旧是日常的团兵


这支部队是在一个宁静的下午驻扎进来的。

看得出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没闹出特别大的动静,走进属于他们的领地时甚至没有瞥一眼围观的人群。人们担忧地私下探讨了几句,又各自散去。他们都是些随波逐流的人,命运被天气或者当权者们牢牢把握,现在又正是收获的季节,比起谈论这些自己无法改变的局势,还不如先把庄园里的葡萄收起来。九月份就要结束了,没几天时间能浪费了。

埃尔文听见了密集的马蹄声和人群聚集的声音,但他现在甚至忙的没法抬头看一眼屋外。他在散发木香的打磨室,头山沾满打着卷的木屑。早起赶工一直到下午,这周前却还有三个木桶等待完工。

有人敲响他虚掩的木门,催促是时候点亮酒馆的灯了。

酒馆老板早就带着全家搬离了这个小镇,没经过妥善的商量就把大部分事务丢给了一直以来在木匠那边打下手的侄子。他们要去离战争远一点的内城去,带走了值钱的东西,只留下了一句“回来我会清点账务,所以别想着给我捞油水”的叮嘱给埃尔文。

当木工那边是淡季时埃尔文曾在酒馆里打过下手,因此他知道调哪些酒能让高兴的人开怀大笑,让难过的人开心起来,让绝望的人安睡。镇子里现在留下的,都是些对酒不讲究的人,他们只需要一个逃避不安现实的理由。

埃尔文眼见着镇子冷清下去,酒馆的生意却没多少减退,越来越多的人讨论起远方的消息,和封闭院子里的操练声。他们说国王根本不在意这一区的收益,随时都会把他们划给另一个国家,这也是这一区如此轻易就让其他国家军队驻扎进来的理由。他们被割裂出去只是时间问题。对方如果想要打仗,他们便十拿九稳的把这一区拿下。只不过彼此都在考虑收益更大的条件,比如减免伤亡的同时,把这片土地卖个好价钱。

许多的猜忌混杂在一起,酒馆对烈酒的消耗越来越快了。

花了比想象中更久的时间,埃尔文已经去另一个镇上进了两次酒,他们没等来交战或者谈判的消息,只在某个晚上迎来了许多陌生人。

说着一样的语言,带着点北方的口音,人们打量着陌生人的衣着和举止。虽然已经换上了普通的服装,但是凭借这样的身形,人们马上认出了他们就是之前驻扎进来的士兵。

没有想象中针锋相对的语言,他们甚至用同样的祝酒致辞,唱同样的歌。他们用这边的货币付款,在清点零钱时带着些不熟练,有的小费给的太少。埃尔文不在意这样的小钱,他们没在酒馆里打起来砸碎桌椅就已经给他省下了一大笔钱。

一个人接待比平时几乎多一倍的客人,在客人散去的凌晨两点,埃尔文在把一大袋垃圾从后门抬出去时才真正感觉到体力不支。他和黑色的塑料袋一起被门槛绊倒,摔在后院的阶梯上。

有人把他扶起来,埃尔文对上好心人那一对发亮的黑眼睛,还有一身军装。

“你们不是过了晚上十二点就不能····?”

“嘘······我实在是没有别的衣服了······他们规定不能穿着这一身制服来酒馆······你能给我一杯随便什么吗?我可以出双倍价钱。”

埃尔文打量着眼前的人,说,“我不能让愿意出两倍价钱的客人丢在后院喝酒。”

只亮起一盏后厨的灯,埃尔文从储存柜中翻出一瓶未开封的酒,一盘已经凉透的水煮花生。“下酒菜可能质量差了点,我们这里太缺厨师了。但是酒还是好的,是我前几天从外面进的。”

“这不是你们这里产的那种酒?”

“我们这里的酒?”埃尔文疑惑地看着士兵,他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要品尝眼前任何东西的意愿。

“你们这里的葡萄庄园,自己酿造,产的酒。”士兵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的这里的酒,”埃尔文无奈的笑了,“并不属于我们。”

“美酒总是佳肴的伴侣,但是我们这里除了葡萄,产不出任何和酒相配的食物。所以我们把酒卖出去,换来这些劣质的酒,和相配的,同样劣质的下酒菜。“埃尔文收起桌上的酒瓶,把被冷落的酒杯也放回柜子。他看了一眼士兵失落的表情,犹豫了一瞬,把几乎要关上的柜子又重新打开。

“不过,”埃尔文回头盯着士兵的脸,“如果你愿意出五倍价格的话,我想办法给你尝一口。就当我们交个朋友?”

“朋友?”

“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为什么想要尝这里的酒。”

“利威尔。”士兵伸出手与埃尔文的相握,“至于为什么,先让我尝一口,明天晚上我会来告诉你。”

TBC


评论
热度(49)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