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黑巫师的故事-圣诞节贺文

-埃尔文王子【? x利威尔黑巫师

-复健 只是一个甜饼

-前传 前传的前传

-明天能再去博物馆采点素材 希望可以加速写点黄文【???

密密麻麻排列的树挡不住光,从根部到最顶光秃秃的枝桠,阳光毫不吝啬地给全部木料都镀上金光。这样的光令埃尔文想起前任国王的冠冕上的黄金,想起他和兄弟在花园后看到的蒲公英的花朵,也想起那一晚烛光下利威尔的脸,和他手上那把用纯金混合血泪打造的钥匙。

那把钥匙现在在他最内层衬衣的里面,贴着他温热的皮肤,维持着他的生命力。

利威尔让他用那把钥匙驱散诅咒,去换取一个真正跳动的心。但他情愿把心留在黑巫师的手中,埃尔文从未失去爱人的能力。

冬日的阳光是那么稀有,夕阳带来单薄的金色和温暖转眼就将消散。天边的赭石色,是最后一笔吝啬的颜料,只在天边停留了一瞬间。

留下了灰白冰冷的世界,和丛林中的埃尔文。

他今天在外逗留的太晚了。

 

一道光,从远处的丛林中透出来,映在埃尔文的胸口。那并不是利威尔的自夸,他确实是世界上魔力最强的黑巫师。哪怕是这样远的距离,这样冷的天气,中间隔着这么多的障碍物,甚至是在利威尔远离故土,魔力最弱的时候。他都能用这样小小的法术,确保埃尔文不会迷失在森林深处。

他们在这里拥有了一间树屋,利威尔先用魔力加大了树木紧抓泥土的深度和广度,其余的全部都是由埃尔文一手打磨拼接而成。

读了比预想要多的书,又跟随城内木工学习了架构和木板的拼接。埃尔文建造木屋的速度很慢,从一开始简陋透风的棚子花了更长的时间才变成现在有简陋露台和房顶的小屋。利威尔也终于不再在黑夜中跳着脚抱怨,不会忽然变成黑色的风逃回自己的城堡。

“既然我们都拥有无尽的生命,就请让我找点地方去挥霍吧。”埃尔文长时间地住在树屋里,建好房子后便继续耐心地打磨桌椅和床柜。木头做的成对的碗,勺,还有圣诞节时自己用捡来的松果和木片拼接成的花环。利威尔是在平安夜那晚住进来的。埃尔文半夜翻身时触到黑巫师冰凉的皮肤,他什么都没问,只迫不及待地吻怀里的人。利威尔带来了礼物,只需要一点魔法。他们的房间,一夜之间,长出了许多的榭寄生。

 

埃尔文带着一身的寒气走进小巧的门厅,看到木桌上摊开的书还停留在昨天的同一页上,利威尔异地吸取魔力的学习不太顺利。家里弥漫着一股不太友善的气味。是一股面包烤焦的味道。

确切点来说,是根本没法发酵起来的面团烤焦的味道。

利威尔不擅长烹饪,无论是用魔法还是不用魔法。这里距离黑巫师自己的土地太远,他的魔力难以得到补充,不可以随意的浪费在日常生活中。他只能做到让屋内的房间温暖一点,以及为埃尔文点亮一盏家里的灯。

哪怕是维持适宜的热度和光亮,在这样的冬天,对于利威尔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负担。

埃尔文只需要轻轻触碰他的手,就知道白天对方肯定为了节省魔力而没有取暖。

点燃壁炉里的火,燃起火炉里的光。埃尔文作为王子从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但他比利威尔更愿意去接触其他的人,也更愿意去培养基础生存能力。

“面团无法膨胀应该是温度不够,”埃尔文从随身带的纸袋中取出一袋面包,那是从附近的小村落中唯一的面包店里带回来的,“只是以防万一。”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黑巫师不满的看着他。

埃尔文还带回来了两条鱼。

“我知道你不需要太多食物,土壤给你精力,黑暗给你能量,金属引导魔力流动的方向。但我们离开城堡太久了,你需要从别的地方获得补偿。”埃尔文烧热一锅水,往里面放进足够的姜片。

利威尔围着炉子,好奇的看着他照着单子把鱼汤的全部材料加完才说话,“在城堡里就不需要学这些东西,我有魔法,还有负责其他部分的仆人。”

“只因为我,想和你单独在一起。”埃尔文垂眼看他,“有属于我们的家。”

他让利威尔收回加温的魔法,让壁炉里的木炭发挥他们的作用。

 “但火熄灭以后呢?”

“你还有我。”他把利威尔圈进自己温暖的怀抱。

 

END


评论(7)
热度(64)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