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愚者之金-下

-宝石AU 不可深究噗

-先抑后扬预定 亲妈鸡不喂一把刀

-篇尾附不负责任简单科普


在冬季快要结束时,天上厚重的云终于褪去沉甸甸的深色,从破碎的边缘向下透出光。

石墙有效隔绝了宝石的气息,月人难以察觉他们的位置。但这时候的外出会令利威尔成为毫无信号黑暗中唯一移动的光点,是极其危险的。埃尔文依赖着之前利威尔带回来的木头和藻类,规划好了每日的用量,却还是觉得有些欠缺。

把仓库剩下的棉麻收集起来聚拢在埃尔文身边,利威尔每日从他怀里苏醒。计算着石墙外透进来光线的角度,利威尔不安地察觉到埃尔文与日俱增的睡眠时间。埃尔文减少了活动的时间,缺乏热源使他体温降低。利威尔总在睡前悄悄触摸他的身体,胸腔滚烫温暖,但是手脚却如同深海的冰一般寒冷。

“如果我足够强大成为这里最后的防线,就让我出去为你带来更多热源。我会全身而退的。”

“正因为你是最后的防线,我才不能这样轻易的动用你。”埃尔文把利威尔搂入怀中,把接近零度的宝石贴在最为温暖的胸前,用所剩无几的热度和温柔的言语说服他。

如往常一样,利威尔在埃尔文温暖的怀抱中醒来。经过了一整夜的修养,他的胸腔滚烫温暖,但是手脚依旧冰冷。埃尔文恢复体温的能力停滞了。

一道金色的光从石墙内闪现,被踩裂的冰盖发出痛苦的呻吟。利威尔从墙内跑了出去。

他的速度一般,经过一个冬天的采集,附近所剩的木料已经不多了。他要去更远的地方去收集燃料,也就意味着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回来。

几乎是同时,空中出现了三个黑点,延伸出的黑线刺破了冬季难得一见的蓝天。从不同的方向逼近,象牙白的月人,浅粉色的云朵,拉满的弓,快速射出的箭,构成了一张志在必得的网。

左右闪避着后退,利威尔挥剑打散一片密密麻麻的箭。他太重了,不具备良好的弹跳力,只能等着月人的靠近,才有机会把最中间的核心砍断。

平时草率进攻的月人,这次出乎意料的,花了更长的时间才向下降落。平时飘渺的月人因为数量的庞大令人恐慌,他们层层叠叠的向前,三面夹击。没有任何中途搭箭的休整时间,愈加密集的箭令利威尔有些吃不消。他的腿上中了三箭,被刺穿的地方没有要被击碎的迹象,只是透过金色的身体冒出的箭头,变成了暗黑色,上面凝结了红褐色的斑纹。

伤口处冒出烟雾状的黑色粉末,利威尔的金色逐渐变得浑浊,原本的金色眼睑渐渐被黑色的纹路侵染。利威尔难以掌控体内满溢的黑色力量,手中的剑因为全身的剧烈颤抖而失去准度。

他的背,因为动作的停滞又中了三箭。

“利威尔!”

月人集体停下了进攻的动作,看向了从石墙内走出来的埃尔文,接着露出了笑容。

利威尔震惊地看向埃尔文,又看到月人转换武器和目标的动作。

比起难缠的宝石,埃尔文是这片星球唯一剩下的温血动物,他才是月人们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不!!!!”

月人密集地聚拢在埃尔文周围,伸手撕扯埃尔文的衣服,烧红的箭头刺向裸露的皮肤,烫出焦烫的味道。利威尔看到了埃尔文的伤口,和宝石晶莹的断面不同,里面流淌着生命力,流淌着搏动的希望,流淌着利威尔迷恋的温度。鲜红滴落在雪地上,埃尔文的目光停留在色泽浑浊的利威尔身上,对他露出笑容。

黑色的针忽然从天而降,刺穿全部的月人。

*

金红石韩吉第一次觉得这么苦恼,她从没有给利威尔进行过治疗,并不知道他的断面这么难衔接。利威尔不仅不能和别的成分相融合,连散落在周边的碎屑也无法团聚成型。利威尔失去了他的双腿,和胸部的一大块。韩吉不想把空隙全都用树脂填上,但空缺的胸腔容易和风形成共振,令利威尔粉身碎骨。

“利威尔,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吗?我们在雪地里找到了你,你失去的其他部分呢?”

利威尔看着韩吉往自己胸腔吃力地倒进树脂,他还记得韩吉,也认出了来探望的其他人。他们围着利威尔询问,想要找到一丝线索。

 “为了击退月人吗?是埃尔文的指示吧?”

 “埃尔文?”利威尔看着他们,“埃尔文是谁?”

*

对于宝石上千年的寿命而言,一年的春夏秋冬太过于短暂了。但是韩吉还是抱着尝试的心态把利威尔从密封的树脂中溶解了出来。他们几乎花光了全部多年储存的树脂,才把利威尔完全封存。利威尔的体质特殊,破碎的部分似乎被改变了结晶结构,变成了黑色的粉末,完全无法和金色结晶态相结合。韩吉决定把重结晶的过程全盘赌在利威尔体内所剩无几的活性物质上,把他全部封存在树脂中,把黑色的粉末聚集在腿部,耐心地等候着利威尔靠自己的力量缓慢同化那些原本属于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结果比想象的要好,一年的时间,他又重新结合了自己的双腿。但是胸腔大块的空缺没有任何改进,任何外界的振动都会影响利威尔的稳定性,哪怕只是一阵微弱的风。

宝石们担心他们要度过一个没有任何巡逻的冬季,把一切都依托在运气上。直到翡翠黎各走向利威尔,说埃尔文要见他。

感觉到自己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但就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这种不安感在在踏入房间时愈加强烈,埃尔文所在的房间格外温暖,胸口的树脂渐渐融化,向下流淌。木炭在火中冒出亮红色的星星点点,他们见到利威尔,不约而同地说出无意义的话。

“唉,唉。”

刺穿月人的黑针在那时深深扎进埃尔文的体内,从此在他的血液中汨汨流淌。他们此时感受到了利威尔的气息,在埃尔文的血管中聚集,在体表显出深黑色血脉的痕迹。

利威尔有些犹豫,但还是走上台阶,张开双手接受了埃尔文的拥抱。黑针迫不及待地从体内透出,刺破皮肤,红色温热的血液灌入了利威尔胸前的空洞。活性物质活跃地运动着,红色的液体迅速聚集,分子键被强行劈断又重新连接,通过埃尔文传递着温度和强烈的生命力。

利威尔喘息着,回忆挤进他的身体,因为分子交换的原因还带着一部分埃尔文的记忆。透过埃尔文的眼,他看到了他们第一次的相遇,埃尔文把他从悬崖上剥离下来,他是埃尔文的第一个宝物。

体内多余的水分子在重结晶的瞬间无处可去,在利威尔的眼眶中汇聚,在下一次眨眼时流出。沾湿了埃尔文胸前的衣物。

埃尔文抚摸着他金色的脸,对他说了第一句话,“愚者之金,FeS2。”他记起了自己的成分。

“如果只是铁,不是真正的金子,为什么这么珍惜我。”

“因为你组成了我的血液,我的身体,我的心。”

END



(另附上化学解释:愚者之金也叫黄铁矿,铁在自然界有不同的结晶过程,利威尔的黑针是与水结合后产生水铁矿,因为水铁矿极其不稳定后再生成的针铁矿。本文结晶过程无视吉布斯自由能和反应速率,请勿当真,自然界中结晶过程很不稳定而且花费大量时间-因此利威尔的大招非常需要时间--)


评论(5)
热度(48)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