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言灵

-原著向 想要没完没了写假如他们成功击退了巨人 两人都顺利活下来后的故事

-一个不善言辞的利威尔 和帮着他告白的埃尔文【?

-写了一堆原著向【爽 是时候填长篇AU坑了···【死


单字,连成词汇,结成句子,被赋予了意义与情感。从声带振动发出,与空气分子碰撞,触到耳朵深处的鼓膜,撞进人的脑内,神经尾部炸起一片灿烂的电信号。语言所传递的并不只是电信号,也可能是是改变现状的力量。

利威尔接受着从埃尔文那边传来的讯息,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印在利威尔的心里。他的身体还没恢复好,声音只能模糊地辨认。但埃尔文尽力让每一个字显得清晰,哪怕他感到疼痛,大汗淋漓。他对利威尔说,让我们在一起。我爱你。

他的额头上渗出了更多的汗水,眉头紧皱,虚弱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他深深的吸气,压制下痛苦,肯定地说,“你也爱我。”

在这种场合下利威尔说不出拒绝他的话,只能安慰地握紧他的手,随意地应了一句。埃尔文就在这种令人宽慰的回应中沉沉睡去。

不善言辞,也不善于应用语言的力量。这是利威尔的优点,也是他的缺陷。他难以说出喜欢或者讨厌,埃尔文从他的眼里读出答案,帮他回应给这个世界。埃尔文也帮利威尔回应自己的心意,他凝视着利威尔深色的眼,从中挑出那一丝难以察觉的光。

“你也爱我。”埃尔文这般肯定地说。

他说的每一次爱,都在利威尔地脑内激发大片的电信号,那种满溢的喜悦和雀跃感荡漾在每一个分子中。细胞衰退,又重生。利威尔体内的细胞渐渐死去,全都生出更加强调彼此之间浓烈爱意的新细胞。

那种感觉就像他们战后去实验室看植物组织培养的新科技。从破碎的组织中冒出新芽,新芽全都是新细胞所表达的样子。

他们从这种新科技中看出让埃尔文断臂痊愈的一线希望。利威尔问了更多的实验设计,技术的推广,和应用在人体上的可能性。埃尔文弯折自己完整的手臂,让利威尔的手挽着他。利威尔需要紧贴着他的身体才能缓解腿部的伤痛,他受了太多的伤。埃尔文低头看向利威尔,如果他的右手还健在,肯定还会安慰地拍上利威尔的手背。他侧头偏向利威尔的方向,对他低语,“没关系,伤口已经不疼了。”

伤口已经痊愈,但手臂偶尔还会疼。利威尔从睡梦中大汗淋漓地醒来,转身看向枕边的人。埃尔文也睁眼看着他。他抱怨自己被巨人咀嚼战友的声音吵醒,自己消失的手臂如同刚被咬断一般疼痛。

他们各自/脱/掉湿漉漉的衣服,身上的汗毛因为寒冷的空气而竖立。利威尔先抬手去摸埃尔文手臂的伤痕,埃尔文接着把吻印在利威尔总折磨他的膝盖上。他们把感官都沉浸在/做/爱上/。在进入与被/进/入充/实的感觉中回避身体和心里的疼痛。埃尔文贪/婪地吻他,在胸/口留下/吻/痕。利威尔用难以抑/制的/呻/吟和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回应他。

他们用尽浑身解数把爱人从疼痛的手中拉扯过来,耗尽夜间所剩无几的精力,再依靠着彼此沉沉睡去。

“埃尔文。”是利威尔在梦中发出的呓语。

“我在。”他完整的手臂把怀里的人往心口紧了紧。

他说够了一万次“我在”,他们将永远不离开彼此。

END


评论(4)
热度(68)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