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生日礼物

-原著向 甜又苦

-苦是因为原著世界的残酷,甜是因为他们拥有彼此


冷空气从北边带来了雨,空气中残留的暖意被冲刷的一干二净。寒冷消耗过多的热量容易让士兵及马匹疲劳,绳索回收的转轴也因为润滑剂在低温下的变性而运转不畅,调查兵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进行壁外调查了。时间消磨痛苦,年轻人们渐渐从上一次失去战友的伤痛中复苏,或者学会压抑下剧烈波动的情绪。像被残忍割断的杂草,他们生命力顽强地竟在冬日里重新冒出新的活力。

十二月到了。他们需要一些新的娱乐,去度过第一个失去伙伴的冬天。

墙壁内会有一些节日,和王室庆典或者宗教相关。庆典纪念活动太过严肃,调查兵团的行为又与城墙教的安分守己相悖。他们向外探寻真相的调查,是对自由的追寻,也是对教义的亵渎。如果缺乏可以娱乐的节日,那他们就自己创造一个出来。

调查兵团内由每个月生日的人讨论想要举行什么活动,全兵团的人一起实施。

有时候是野外狩猎,有时候是烹饪,还有糟糕的歌唱舞蹈,乱成一团的化妆舞会。但没有哪个月比十二月更令人怨声载道。利威尔提出的立体机动装置户外砍杀训练在冬天可不是一个好决定。天气太冷,风太大,人挂在缆绳上就像一只被拴在细线上扑腾的麻雀。埋怨归埋怨,他们都在兵长的一声令下冲进森林。而利威尔会和烹饪班的人一起,为训练归来的人一起准备好驱寒的热汤。

大家都喜欢利威尔,大多数带着倾佩,少数带着爱慕。从十一月份开始,兵团内部已经蠢蠢欲动,他们都努力准备着给利威尔的生日礼物。长官的个人信息只有少数人才有察看的权限,他们不知道确切日期,担心会错过利威尔的生日,于是早早进行了准备。

十一月底,利威尔就陆陆续续地收到生日礼物,可以分享的食物都被拿出来分食,大件的摆设或者装饰用品会以没地方存放,房间容易凌乱为由当面退回去。十一月三十日的晚上,利威尔早早回到房间,他会在午夜听到门外故意放轻的脚步声,混杂着压低音量的争执。接着是零点刚过,从门缝里偷偷塞进来的和地面摩擦作响的贺卡或者信。

利威尔会仔细阅读每一份礼物,他不会回信,但是会单独当面道谢或者对对方的疑问提出建议和解答。当了一段时间的士兵长,也和埃尔文在一起相处了足够长的时间,利威尔已经学会了正确的回应方式。他鼓励士兵们加强训练,希望他们用好的杀敌成绩回报自己。

“活下去。”

这是利威尔真正的生日愿望,但他无法说出口。这样的愿望太过贪婪,他不愿每年都被心愿无法实现的挫败感打击。

十二月二十四日,埃尔文传来了话,他明天会回兵团。

利威尔侧躺在床上,盯着那道从十一月底开始就没消停过的门缝。接近十二月的尾声,塞信进来的人越来越少,他们沉不住气等到年末,也没人猜对利威尔真正的生日。但埃尔文不一样,他有团长权限,他对士兵们的资料了如指掌,理所当然的知道利威尔准确的生日。之前的每一个生日埃尔文都会在利威尔生日的当天送上礼物。他不主动送出,而是把人叫来办公室里随便聊点关于出战,关于生活的话题。不严肃的对话难以吸引利威尔的注意力,他锐利的眼神会在埃尔文书架上发现新的红茶,或者是桌面上找到未开封的一盒点心,只要利威尔流露出好奇,甚至一个眼神的关注,埃尔文就会把东西慷慨地递到自己怀里。

“我没有准备别的东西,如果你喜欢就拿去。”埃尔文会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没必要这么拘谨,今天是你的生日。”

十二点过十分,利威尔盯着的那块门缝显出一块被遮盖的阴影。

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埃尔文犹豫着要不要敲下去时,门从里面被打开了。利威尔把他拉进门,埃尔文没来得及解下斗篷,身上还沾着外面的寒气和水雾,让原本温暖的屋内温度瞬间下降了几度。他从怀中拿出一罐红茶,递到利威尔手中。

“外面结了冰,有点打滑,所以回来晚了。”埃尔文目光扫过床上被掀开一半的被子,“虽然错过了,但还是祝你生日快乐。你在等我?”

利威尔总是会等他,在埃尔文说第二天会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有时候是在饭局上被人为难,埃尔文不想第二天在未知的人床上起来,就会让马车连夜把自己拉回去。有时候是提前获取了必要的信息,他一刻也不想耽误,急着回去整理思路。有时候是忽然有了思路,借着酒意激发了灵感,需要把灵光一现的想法都记录下来。

一次又一次被从宿舍中吵醒,利威尔包容着他低落或者亢奋的情绪,帮他收拾好思路以及乱糟糟带着各种气味的身体。他会把利威尔揽入怀中,不断地表达感谢及爱意。利威尔没有把他推开,却闪躲他的亲吻。

埃尔文反省了每一次会面的气氛,以及自己有些强硬的态度。他觉得利威尔会喜欢一个相对温馨的环境,或者一些惊喜。今天他倒是带来了惊喜,但是这只是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盒子被自己捂得发烫,边角有被磕损的痕迹,看起来并不讨喜。

利威尔安静地收下了红茶,他的手抚摸着铁盒上埃尔文残留的体温。指间滑过铁盒底部的浮雕,利威尔迫不及待地把盒子翻过来看。

干燥的茶叶在罐子内部滑动,发出细小的摩擦声。利威尔看到了底部的花纹,这是王室特供的红茶,是埃尔文第一次给他泡的那一种,带着让自己闻一遍就深深爱上的浓郁香气。埃尔文已经很久没法拿到这种茶了。

不知道这次用了什么手段。利威尔对上埃尔文有些紧张的眼神,他的语气带着不确定,“喜欢吗?”

这是利威尔最喜欢的茶,只是觉得没必要花上一晚上冒着打滑的地回来。“谢谢你,埃尔文。我很喜欢。“

埃尔文抬手握住利威尔的手臂,垂着眼打量着利威尔的眼,“不,这不是你最喜欢的礼物。”

利威尔惊讶地抬眼看他,又把彼此交互的目光断开。他的眼神回到那罐红茶上,手指不住摩挲着那个重要的花纹,“这是我最喜欢的茶叶。“

宽厚的手心因为长时间握着缰绳而发冷僵硬,隔着利威尔单薄的睡衣透着冰冷。埃尔文的眼里带着些许的失落和忧伤,“不。你想要什么?告诉我。“

他想要埃尔文不要在意这些琐碎的日子,想要埃尔文爱惜自己的身体。不光是作为调查兵团团长,而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有足够的休息时间,闲暇时光,充分的睡眠和充足的笑容。他也想要埃尔文活下去,比想要任何其他人的生命都要迫切地希望,埃尔文能活下去。

希望埃尔文能在这地狱般的生活中活下去,每一天都给他这样的接触,都传递出这样的温度,都能这样温和又担忧地望向自己的灵魂深处。看出利威尔和他一样,是被现实苦苦折磨的同一类人。

但这些都无法说出口,活着对埃尔文太残忍了。

利威尔抬眼望向埃尔文的瞳孔,在里面看到了自己同样失望和忧伤的表情。此时此刻,他想要一个吻。

不知道是谁先闭上了眼,埃尔文把他揽入怀中,他的唇依旧发冷,却带着炽热的爱意贴上利威尔的嘴角。利威尔没有拒绝他,在这样孤独又痛苦的生活中,他们是彼此唯一的光。

END


评论(11)
热度(109)
  1. 苜刎谁家哒gee 转载了此文字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