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触碰

-原著向的蜜糖 非常想写他们互相试探的过程


利威尔在采访中说,他和埃尔文接触的并不多,因此无法透露更多关于团长的消息。

这不是一句谎言或者对外隐瞒兵团信息的客套话。他们几乎每天都见面,在走廊,在会议厅,在大家都聚在一起的食堂,或者在去宴会的马车中。利威尔每一次在打完招呼后,都会节制地把他和埃尔文对视的眼神偏移开。他们的谈话是策略,战术,如何应对媒体,富商之类和工作有关的话题。他们从不谈论彼此的喜好,私下的生活,和工作无关的苦恼。

利威尔的苦恼都写在脸上,埃尔文从他的表情上看的一清二楚。但只要利威尔说了不愿意谈论,埃尔文就不会再问第二次。

或许还不到时候,被更多地了解,以及去更多地了解对方。

这篇采访令周围的人感到惊讶,因为他们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太长了。有时候利威尔要在他的办公室过夜,有时候埃尔文会心血来潮来训练场找利威尔聊上很久。在会议室时他们贴得很近,近的能嗅到彼此身上的味道,感受到彼此互相传递的热度。埃尔文的呼吸挠着他的黑色发丝,挠着他的脸颊,挠着他脖颈的皮肤。利威尔抬手驱散那种痒痒的感觉,顺便遮掩住皮肤上泛起的一片红晕。

他苦恼。他想要碰碰埃尔文,也想对方这样对待自己。

埃尔文不排斥肢体接触,无论是礼节性的,或是带着挑逗意味的。在轻快的舞曲中,商会的人贴着团长站,在谈论地高兴时抬手拍埃尔文的背。好脾气的团长也抬手,从那人搭在自己后背上的小臂下绕过去,安慰地也拍拍对方的身体。更多的人来和埃尔文打招呼,他们如同很久没见面并期待这次会面那样热情地握手。他和每一个人谈话,和其中一位分开又靠近另一位。女士们光洁的手臂从宽广的袖口下伸出来,藤蔓般柔软又难以摆脱地挽上埃尔文的手臂。埃尔文不厌其烦地拒绝她们每一位的邀舞,在对方显出不高兴前,低头下去贴上对方的脸颊,在耳边说点讨人喜欢的话。让笑容又重新绽放在两人交互的眉眼里。

利威尔站在远处观察着埃尔文。发现他又贴近对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女性接着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又笑着看他。他们的目光扫向四周,最终停在了利威尔的身上。

不需要找借口,不需要和身边的人告别,利威尔穿过人群,径直走出大厅。  他不喜欢聚会,不喜欢所有肢体接触,不喜欢那些人碰自己,也不喜欢他们碰埃尔文。他承认这是妒忌,但他不愿和任何人分享他的妒忌。

他那么喜欢埃尔文。

利威尔逃得过舞会但无法从兵团里逃出去。外面下着大雨,他无处可去,又在走廊上遇到了埃尔文,受了对方的邀请去团长室谈论工作。埃尔文在阵型上被困住了思绪,他的手指沾染了墨迹。叹着气让利威尔帮忙在书架上找一把木尺,他自己也在桌上焦急地乱翻,终于在层层堆叠的文件下找出一个。木尺直接贴上图案,那里墨迹还没干,在滑动时拖出一道长长的墨迹。

埃尔文毁了自己画了一个下午的图。他抬起手去揉自己的眉心,在两眼间印下淡淡的墨痕。

他们没拿到好的赞助,甚至用不上吸水性好的绘图纸。

利威尔看着他,他的心在胸腔里叫嚣着,焦急蹦跳着,“安慰他,碰碰他,也让他摸摸你”。利威尔被自己躁动的心跳推搡着向前,犹豫地伸手去碰埃尔文放在桌面上握紧的拳头。他的皮肤粗糙,指间全是常年握刀磨出的茧。

埃尔文像是从梦中惊醒,他迅速反握上利威尔的手。满脸的疲惫,却还是挤出一个欣慰的微笑。利威尔慌乱地把眼神移开,却忘了抽出自己被握紧的手。

利威尔不知该如何解释这样的行为,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埃尔文接下来的动作。埃尔文的手搭上他的小臂,把他拉近自己,直到他的大腿贴在埃尔文的膝盖内侧。埃尔文的一只手搭在他的后腰上,按在皮带组上面。另一只手轻轻贴着利威尔的大腿。他鼻梁紧紧抵在利威尔的胸口,深呼吸了一次又一次。

“谢谢你,我也爱你。”

红晕沿着埃尔文传出的热度从胸前蔓延,爬上了利威尔的脖颈和脸颊。他们没法嘲笑对方的害羞,也无法抱怨彼此的心跳声那么地吵。利威尔的手搭上埃尔文的肩,他发现埃尔文也红了耳尖。

还不到时候。虽然利威尔觉得他们应该接吻,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那么长,机会还有那么多。或许下一次拥抱,下一次自己终于鼓起勇气去触碰对方,那可能会在酒会,可能会在另一场舞会,也可能在工作后,可能还在团长室的工作台前。

他们从对方的怀中挣脱。

埃尔文也觉得他们应该接吻。

于是他吻上了利威尔的唇。

END


评论(22)
热度(154)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