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大开科学家*制糖机器*极度杂食
CP:主团兵。推送团兵承花。
漫威铁人中心/马场林/警探组/上司组/静临/只有想不到没有吃不到

【团兵】海上

 -人外AU,人鱼利 人鱼设定大部分来自加勒比海盗4?对我就是这么后知后觉·····

-这是一个互相拉扯着想要把对方带入自己世界里的故事 

-是个HE

下一章【海下】

 

埃尔文从礁石上经过,他匆匆瞥一眼远方平静的海,扛起推成小山一般的衬衣和桌布踏着涨起来的潮水往礼堂走去。他已经成年了,但和村里其他能下海捕鱼的人不一样,他没有船,纤细的手脚令他看起来显得比实际更高一些。和村里其他的健康小麦色皮肤棕发黑眼的健壮少年都不同,埃尔文是捡来的孩子。

人们私下猜测他是被抛弃的落魄王子。他长得那么漂亮,柔软的金色发丝,深深折进去的双眼皮下,睫毛长的像是能掀起遮掩少女心思那层薄纱的一股风。埃尔文早就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他试着把自己晒黑,最终晒成一只熟透的虾。发红发烫的皮肤随着脱落才褪去火辣辣的疼痛感,他依旧是那样病态的白。人们说起埃尔文的摇篮,在他随着海流飘来时,身旁放着一把镶满红宝石的短剑,价值不菲的殉葬品代表着主人的身份。有人替埃尔文感到惋惜,大部分人不以为然。这年头不安定的因素太多,周边国家燃起的熊熊战火绕着远处的山冒出浓烟。倒是这三面环山的偏僻渔村一如既往地平和安定。埃尔文从未想过去寻找自己亲身父母,也不讨论江山再起,他忘了短剑被养父收去哪里,只知道自己对现在宁静的生活很知足。

码头那边穿来喧嚣的人声,今天比平时都热闹。谣传,昨晚有人听到了人鱼的歌声。

人鱼都是捏造出来的故事,埃尔文的养父是这样说的。养父是一位不言苟笑的牧师,对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嗤之以鼻。“就算他们存在,也只是卑劣的生物,是神创造失败的,下等的,人类的仿照品。”

埃尔文不敢反驳他。这是他最尊敬与感激的人。

他被牧师养大,从小要干各种活。牧师负责信仰,而他负责打扫。工作本不多,但牧师的要求格外苛刻。他要求埃尔文在活动后要把所有的凳子收进储藏室,第二天活动前又要根据人数提前全都摆好,地板要跪在地上用湿毛巾擦得没有一粒灰尘,衣服床单上不许留下任何的污渍。牧师每日的消化不良令自己脸颊瘦的凹陷下去,散发着严肃而又阴沉的气息。埃尔文从早到晚干着活,却只能跟着他吃同样淡而无味的东西。直到厨娘心疼,给埃尔文偷塞夹满黄油的面包,有时候是海上捞起的廉价小海虾小螃蟹熬的面汤,埃尔文苍白的脸才微微泛出属于青年的血气。

身体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肌肉跟不上骨架的生长,单薄地贴在埃尔文的身上。但他足够知足,他曾跟着神父去探望过孤儿院的孩子们。孤儿院的饮食对外宣称有保障,但埃尔文只看到顶着大脑袋虚弱儿童空洞的眼。

缺乏粮食令他们无心听牧师的演讲,只一心盯着他们带来的白面包,迫不及待要用沾着灰的手贪婪地索取一个又一个。

牧师说这里的人不够虔诚,终究会被神怪罪和处罚。他们的饥饿和愚蠢都是咎由自取。埃尔文小声地问牧师是否可以帮助这些可怜的人。牧师失去耐心的回答,“我只是个引路人,不能赶着他们走。”

这样的回应令埃尔文觉得惋惜,他又暗自觉得牧师并不是那么喜爱自己的工作。

但他依然感激这个为他提供食物和教育的人。牧师有着丰富的藏书,也不限制他的阅读。埃尔文总为了第二天的课程在前一天干活到很晚。只要牧师看到洗干净并晾晒好的衣物,洁净的地板,和厨房里慢慢吐着泡泡的锅。他就不再挑剔什么,对坐在礼堂最后一排旁听的埃尔文怀着容忍的态度。

埃尔文读的东西越多,他就越怀疑这个世界。怀疑谣言,怀疑起源,怀疑存在的意义,怀疑牧师的神。他想要目睹神迹,去验证他们的祈祷都是有意义的。

没人回应他。

书架上那本印了烫金花纹的厚皮书描述了神,描述了世界,也描述了人鱼。如果这是一本值得信赖的专著,要么神和人鱼都是假的,要么他们都存在。

神迹总是可遇不可求,但人鱼却有迹可循。

村民说人鱼就住在离村子不远的海域,每年一次,他们能在朝霞出来前两个小时听见人鱼的歌声。有人说他们聚成一圈,玩闹般地波动水面。有人说他们长着银白的长发,没有耳朵,也没有鱼的腮。他们长着人的脸,在水面上露出眼睛,无法看清面容,银白的发丝随着波浪荡漾着,和洒落的月光混成一片。

传说渐渐混入人们的猜测和幻想,他们猜测人鱼是淹死的亡灵,是嗜血的恶魔。他们蛊惑人类,把人拉进深渊,吸取灵魂吞食血肉。

不相信人鱼传说的人认为这些是渔夫的幻觉,参杂了无从考究口口相传的夸大想象。他们说的歌是风刮过的声音,那些惊人的银色尾巴只是稍微大点的鱼,白色长发是反射的月光。海上航行的孤独吞噬水手的思绪,耗尽他们坚定的意志,人鱼的脸是终日思念的想象。

书本描述人鱼会聚集在一起歌颂自然,在朝霞中送别世代人鱼的亡灵。每年聚会的日期都不同,人鱼有着自己的历法,但总在金星最亮的那个夜晚。

3月23日,埃尔文从阁楼窗口探出头来。他轻轻踩上嘎吱作响的木楼梯,踏上了去海边的路。在靠近高塔的礁石旁,在远离教堂的海边。广阔的海面一望无际,这里远离码头那边酒馆的喧嚣和光亮。埃尔文独自一人守着金星,如果人鱼唱歌他肯定能听见。

后半夜的海风卷着天上厚重的云,形成与一片海洋的倒影。埃尔文耐心地等着,海风吹得他有些头疼,风刮在耳边发出尖利的高音。埃尔文从中分出一丝旋律来。银白头发的人鱼,他们唱着歌,声音被风刮得断断续续。埃尔文听不太清楚,但能看到他们从水面上探出头来沿着圆圈游动的动作。

他爬上一块最高的礁石,云朵在后半夜渐渐散去,过几天就是满月。足够光亮的月光明晃晃地洒满海面,他抬头看到了那颗在皎洁月色下也毫不逊色的金星,他选对了日子。人鱼的长发反射着白光,隔得太远,肉眼难以把他们和海浪分开。埃尔文开始怀疑起自己所看到的,其实只是疲劳过度的幻觉。

直到他看到眼前水面上冒出的半个身体,那个少年有着一头黑色短发。埃尔文下意识以为是有人落水,慌忙站起来。少年被埃尔文忽然的动作吓得往后退了两米,他的上半身直立在水中,身体白的发亮,两侧肩膀有着红色的斑纹。在埃尔文站起身准备往下跳时向后移动着,身体下潜连鼻尖都浸没到水里,一双黑眼睛好奇又警觉地看着他。

埃尔文不知道该如何和对方沟通,眼前这位似乎是人鱼,但有着和描述不符的黑发黑眼,和手臂上奇异的红色斑纹。如果是其他警觉的小动物,那他应该俯下身子,令自己看起来不那么具有压迫感。或许还应该说点什么,在对方习惯自己的声音和面孔后把手递到海里,获取信任。

埃尔文俯身趴在礁石上,不顾飞溅的海水沾湿自己的衣服,也不顾上面硌人的尖利贝壳。他静静看着海里的人鱼,向他小声地问好,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才问对方,你是人鱼吗?你叫什么?

黑发少年依旧好奇地看着埃尔文,在埃尔文提问的间隙忽然下潜,又重新浮出水面。他的手里多出了一个巨大的贝壳,里面积满了珍珠。埃尔文并不知道他想说明什么,摇摇头表示不解。人鱼又重新下潜,再抬出装满金币的贝壳。他的手臂向前伸出,把宝物抬离水面,递到埃尔文眼前。

埃尔文看着人鱼一次次下潜又浮出,每次都带来不同的宝物。其中甚至还有一把华丽的短剑,剑身镶满耀眼的红宝石。

“我不要这些,我只想看看你。”

人鱼紧张地把半张脸埋进水中,只露出一对眼睛怀疑地看着埃尔文。他转身下潜,这下没有马上冒出海面。埃尔文探头向前看,水面下一片黑暗的宁静,他渐渐察觉到海底泛起的暗潮,在自己身边的礁石旁激起漩涡。他的手搭在礁石上保持平衡,身子向前探去。

如同绸缎一般透明的东西从水中伸出来,脱离水面的瞬间变成白玉色的手。人鱼从水中重新探出了头,他打量着埃尔文,把他的手搭上埃尔文的手。

感觉凉凉的,埃尔文直直地盯着人鱼的眼看。他从没被其他人这样触碰过,被人鱼的抚摸激起了一丝紧张又喜悦的情绪。埃尔文对着人鱼笑了。人鱼入迷地看着他表情的变化,原本好奇又谨慎的面容,也带上了害羞的笑容。

埃尔文的指尖钩住人鱼的手心,从指缝中滑进去握住对方的手。他想要更多地了解人鱼,更多地接触这样美丽的生物。轻微用力,想要把人鱼拉向自己,拉入自己怀中。埃尔文的手心感受到一阵湿滑,人鱼的手渐渐变透明,化作了水一般的东西,从指缝间溜走。他对此无能为力。

人鱼向远处游去,又回头望他。他的脸上还带着笑。

TBC

评论(22)
热度(130)

© 谁家哒gee | Powered by LOFTER